中国古时就有生物学史?

中国古时就有生物学史?

生物学史是人类从古至今对生命研究的过程。生物学的概念作为单一领域出现于19世纪。

中国版图幅员广大,且跨亚热、温带及寒带,故生物的种类极多,而我国古代对于生物的分布情况相当了解,足以媲美近世的生物分布学。如《周礼大司徒》中所说的:『以土会之法,辨五地之物生。一曰山林,其动物宜毛物,其植物宜阜物(即柞栗之类),其民毛而方。二曰川泽,其动物宜麟物,其植物宜膏物(柳杨之属),其民黑而泽。三曰丘陵,其动物宜羽物,其植物宜核物(有核之物),其民专而长。四曰坟衍,其动物宜介物(昆虫类),其植物宜荚物,其民而瘠。五日原隰,其动物宜嬴物,其植物宜丛物,其民丰肉而庳。』

至于高度和植物种类有关的观念,在管子时候已具备了。今日的植物学家将高山分为五带,即山麓带、乔木带、灌木带、草本带、地衣带,但在《管子地员篇》中提到『叶下于郁,郁下于苋,苋下于蒲。……彼草物有十二衰也,各有所归。』十二衰就是十二差,意指十二种不同的分布,远比今日所采用的要详密得多。

现在一谈到进化论,就推达尔文为首,然而进化的观念早在庄子时就具备了,《庄子寓言》有云:『万物皆种也,以不同形相禅。』又说:『青宁生程,程生马,马生人。』皆种就是皆同种的意思,但以不同形相传下来。目前我们无法考究出青宁与程各是什么,然庄子所言人类为他种动物所进化而来的主张完全符合达尔文进化观念。

如果我国古代崇尚科技,能以格物致知的精神来研究万物,并以科学的方法来将研究成果归纳,定出准则,相信最伟大的进化论学家不会是达尔文,将是战国时代的庄子。

此种遗憾可能和古人对生物的分类不加重视有关,其实分类学是一门生物学领域内相当重要且基本的学问,有了精细的分类,才能发掘出生物的异同,进而研究,方能获得正确知识。

而古人的分类法很笼统,如《尔雅》所云:『有足谓之虫,无足谓之豕。佳,鸟之短尾总名;鸟,长尾禽总名。二足而羽谓之禽,四足而毛谓之兽。木谓之华,草谓之荣。不荣而实谓之秀;荣而不实谓之英。小枝上缭为乔,无枝为檄,族生为灌。』此种光以外形而分类的方法易生错误,如将黥(鲸鱼)归为鱼类,蝙蝠及鼯鼠归于鸟类,就是『尔雅』里的生物分类法。

生命的起源一直是科学家研究的最大问题,我们现在知道生物是从无生物来的,在地球形成初期,许多气体溶入海洋,在闪光放电情况下,孕育出生命的要素。1950年美国科学家史丹利米勒做了一个很美丽的试验,他把甲烷、氨气、水分、氮气等放入瓶状容器内,日以继夜地让它沸腾,并通入电极模拟闪电和紫外光的照射作用,结果瓶内形成氨基酸--一切生命的基本组成。

另一位科学家雷顷利欧吉尔用冰冻的方法,也将无机的分子孕育成有机分子,更重要的是他制成了构成生命四种基本组成之一的胺基嘌呤。这些万物化生的可能性在古代也很受崇尚,但古籍所说的只是化生的思想,如《礼月令》所言:『有鹰化为鸠,雀化为蛤,腐草化为萤。』虽然是观察上的失误,仍可知生物自然化生并非绝不可能。

优生学在我国古代也相当受重视,孔子曾说过女有五不娶,即『逆家子者、乱家子者、世有刑人子者、有恶疾者、丧父长子者』均不娶,就是在结婚之初就考虑到优生的重要。而且我们自古如云『门当户对』的观念,也不失为优生的条件。

胎教所云甚久,现代的生物学及医学观点均认为胎教之说不无道理。在我国古代,如太任之孕文王的时候,『视听言动,必出于正』,以及《淮南子》所云:『孕妇见兔而子缺唇:见麋而子四目。』都是古时胎教的禁忌。

我国古代几乎没有生物学之说法,对生物只偏重外形及分布之描述,对生物体的构造研究不深,可能是儒家观念影响所致。

今日我们要研究古代的生物实在很困难,因为古代生物名称无一定标准,且相互形容,再加上后世之人绘图附会,完全失去本来面目,如毕沅的《山海经序》所言:『山海经未尝言怪,而释者怪焉。经说鸱鸟及人鱼,皆云人面,人面者略似人形。譬如经云,鹦母鼪鼪能言,亦略作似人言,而后世图此遂作人形。此鸟及鱼今常见也。』可见古人传讹之处相当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