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奥秘——连接生物学和文化的四座桥梁(1)

牛顿的理论认为,宇宙间万事万物的运动都遵循同一个规律。该理论也是人类认识发展史上的具有头等重要的大事,这就是知识的统合,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称为“逻辑上的一致”。

人性的奥秘——连接生物学和文化的四座桥梁(1)

生命体和非生命体

1628年,威廉·哈维证明:

人的身体就是一台机器,是依靠水压和其他机械原理运作的。

1828年,弗里德里希·沃勒证明:

生命的构成元素并不是神秘的、极其活跃的凝胶,而是完全遵循化学规律的普通化合物。

查尔斯·达尔文:

生命的多样性以及大自然中无处不在的造物迹象很可能缘于复制基因中表现出的自然选择的物理过程。

格雷戈尔·孟德尔、詹姆斯·沃森、弗朗西斯·克里克:

证明了如何运用物理学属于来理解复制过程本身。两人发现了DNA的双螺旋结构,被誉为“DNA”之父。

竖起的一面墙体

人类对生命体的理解和对物质与能量的理解,是20世界后半叶最伟大的科学成就。但是也竖起了一面墙,社会科学家们很小心的捍卫它。这面墙将物质和心灵、物质的和精神的、生理的和心理的、生物学和文化、天性和社会环境、科学与社会科学、人文和艺术区分开来。

这一区分融入到每一种学说中:生物学概念上的如同白板的大脑与经验和文化对心灵的塑造之间的对立;野蛮人天生状态的高贵与社会机制的堕落之间的对立;遵循必然规律的机器与能够自由选择并改善人类生存状态的幽灵之间的对立。

但是随着心理学、脑科学、遗传学和进论的前沿知识中新观念的形成,这面墙正在倾覆。这些新观念展示给我们人性的全新理解。

桥梁一:心理学和认知科学

心灵的概念长期困扰我们,以至于衍生出很多相互矛盾的、迷信的、怪异的理论。认知革命所引发的几个观念改变了我们看待和谈论心灵的方式。

人性的奥秘——连接生物学和文化的四座桥梁(1)

第一种观念:可以通过信息、运算、反馈等概念,将心理世界置于物理世界中理解。

一边是物理概念,一遍是意义、内容、观念、原因、意图等。而现代理论认为信念和记忆都是信息的集合,只不过他们存在于行为模式和大脑的结构中。就好比一台恒温器一样:在接收到关于目标状态与当前状态不一样的信息后开始执行操作。这一理论被称为心智计算理论。我们对人的心理和人工信息处理器进行解释时,可以使用和恒温器相同的原则。

人工智能这个概念如今已妇孺皆知。其实在20世纪50年代当我们把计算机成为电脑的时候,就知道这种物质的,物理的设备已经具有了部分脑的功能了。

当然,人类中心主义者对人工智能的能力一直怀疑。深蓝战胜卡斯帕罗夫被后者称为“人类的终结”。而阿尔法狗战胜李世石和柯洁后,人类明白了能被电脑终结的东西可能远远不止棋类这么“简单”。当然质疑不会很快消失,人们生活在一个纷繁复杂的世界中,其中蕴含的无限可能的步骤和模糊不清的目标,也许计算机一时长还模拟不了。我们知道的也只是“也许”而已。

当然我们不能说人的大脑同电脑的工作原理一样,但是这些理论证明了推理、智能、想像和创作性属于信息加工的表现形式,而信息加工则是人们熟知的物理过程。机器中的幽灵是不存在的。

第二种观念,人的心灵不可能是一块白板,因为白板是不能做任何事物的。

白板什么也做不了,除非有某种事物启动了该塑造过程中的各个模式,并将这些模式和大脑在其他时长段学习的模式联系起来,然后依靠这种联结将新的思想铭刻在大脑中,并对结果进行检查以引导行为接近目标。

“智力中的所有内容无一不是先进入人的感官世界的,除了智力本身。”

现在科学家关注的是人类活动究竟多大程度上是大脑中的神经回路决定的

东极(麻省理工为代表)是杰瑞·福多:他认为所有的概念都是先天就有的(甚至包括“门把手”“钳子”)。语言学家乔姆斯基也认为,学习这个词语有误导性,我们应该说儿童“生成”了语言。

西极(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为代表)是联结主义者。他们构建了相对简化的计算机模型。

东极和西极都不承认白板说。

第三种观念,头脑中有限的程序组合能产生无限多的行为反应。

最为明显的例子是语言的学习。语言无限组合有不是任意组合的特点。语言规则使用了递归的策略等。

第四种观念:人类普遍拥有的心理机制可以解释文化见的表面差异。

语言有6000多种,而人们头脑中的语法程序的差异却要少得多。任何语言都可以传达任意的旨意,这表明所有的语言都如出一辙。

如果没有某种进行心理运算的先天机制,我们就没有办法学习文化中的必须掌握的内容能够。

道德在不同文化中自然会有差别,可是他们产生的心理运算的深层机制或许是先天固有并且相同的。

人性的奥秘——连接生物学和文化的四座桥梁(1)

第五种观念,心理是有许多互动的部分组成的一个复杂系统。

心理学家研究发现:不同文化中的人面目表情看上去都一样。但是在一些高雅阶层的人士却能逐渐学会面无表情。一种简单的解释是:所有人的情绪程序总是以同样的方式唤醒情绪,另一种独立的“变现规则”决定这情绪合适才能表现出来。

这两种机制表明,大脑并不是一个被注入单一能量的均匀球体,而是模块化的。它是许多部分共同协作,共同生存一套思想或者组织的行为。大脑有一套独特的信息加工系统。

大脑产生于一种模块的某种欲望或者习惯会以不同的方式别其他某种模块转化为行为(或者完全受到压抑)。例如“习惯系统”和“注意监控系统”的相互制约。

行为实际上是产生于大脑内部具有不同行为指向和目标的心理模块之间的竞争。

人类的行为是灵活的,因为他们既有内设程序:人类头脑内部存在着合成软件,能产生无限多的思想和行为序列。人类的行为可能因为文化的不同而存在差异,但是生存行为的心理程序在构造上并不一定存在差异。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