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狂妻》第一章 穿越了?又见穿越!

《邪王狂妻》第一章 穿越了?又见穿越!

穆轻尘,S大著名的生物学女博士后,年纪不小,却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究其原因,众人都以为她对学术专业的热爱。实则是她为人木讷,不知情爱为何物。

此时,她正神采奕奕的对着自己手中的实验小杯,两个如宝石般的黑眼珠此时也泛着光亮。

第二十一次了!实验细胞耐火基因组织。如果此项专利成功的话,以后人们就可以在火星生存了。

当她将火苗放进细胞液的那一刹那,忽然蓝光一闪,那小杯中的液体忽然开始晃动。

穆轻尘心间闪过一丝紧张,脸上依旧是一副呆愣的表情。

“砰!”随着晃动的愈加剧烈!那小杯子忽然张开血盆大口,在穆轻尘的眼前轰然爆炸了!

“我擦!”热浪袭击着穆轻尘的全身,她最后仅留下的一些意识就是疼痛。

还有冷!

暗夜,祁国,乱尸坑!

恶臭熏天,尸横遍野,凛冽的寒风呼啸着。

尸堆之中渐渐苏醒了一人,锦衣破碎,容颜娇小,眼神呆愣。

穆轻尘缓缓睁开眼眸,她不是死了么?死了咋还这么疼?

这四处漆黑,穆轻尘才一挪动身子,就打了一哆嗦,她脚边有一具死尸!

渐渐的适应了外界的光线,她看清楚了四周的光景。额!这是死人坑?

这一处凹地,里面遍布了各样尸体,空气里散发的恶臭,使得穆轻尘眉心一皱,这味道不怎么样。

不过令她脸色有些变化的是,这四周尸体身上的服饰,全是一些棉麻丝绸类的古代服饰,难道自己穿越到了古代?

她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上,衣服虽然破损的厉害,但是上面精致的花纹,还有细腻的触感,让她心间一颤,小脸一喜,她还真是踩了回狗屎运!

她一个22世纪人人敬慕的生物女博士后竟然会因为实验爆炸而魂穿古代?想想都令她的小心脏兴奋的砰砰直跳,更别提事实就摆在眼前。

可穿就穿吧,为毛是这样一副破败的身子,还是在尸堆里?她此时有些嫌弃的看着自己。

此时某宝心里嘀咕,要不是原主死了,哪轮到她还魂?

她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这小身板也就十来岁,只是受了严重的外伤,再不治疗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为今之计只有找到人家才行。

不过找人之前么?本着雁过拔毛的心态,她小眼放光,小手没停,在那些看着略微整齐富贵的尸体身上一阵摸索,最后苦着一张小脸,嘴里说着:“这些人还真穷!”

什么也没有找到。

最后她将一个小姑娘的外衣扒拉下来,裹在自己的身上,这个身体已经在发热了,若是再受凉,后果不堪设想。

到底是谁要对付这身体的原主?

要让她穆轻尘知道了,铁定会让那个人知道,欺负她身体的后果!哼!

此时祁国丞相府后院,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得意的看着皓月当空,从今往后,她便是这丞相府里唯一的嫡小姐了!

如是想着,心间的开心更甚,连带着脸上那两个浅浅的酒窝也变得深了。

穆轻尘看着微弱的光亮,吃力的往前走着,不知道走了多远,她隐约觉得自己离那个放满尸体的地方越来越远了。一边走还一边想着,真弱!这身子真是弱爆了!

她的视力变得模糊,听力也渐渐的变得迟钝。

在一队人马路过的时候,终于体力不支晕倒了!晕倒前,自己嘴里嘟哝着,哎!任重而道远啊!

“王爷,前面晕倒了一位姑娘!”暗七知道自家主子心冷,但是那姑娘,她就躺在马车必经的道路中间,又不能绕道,就只能厚着头皮向他家主子爷汇报了。

百里流云皱眉,俊朗的面容笼罩着一层乌云,这个时长,此处离入城口少说十里之地,竟然躺着一女子,不得不让人怀疑。

“把人撵走!”百里流云出声,声音中说不出的肃然。

“爷,人是昏倒的,而且身上很重的伤,看起来年龄很小。”暗七的声音越来越小。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今天怎么会对着一个陌生的小姑娘起了怜悯之心,也许是因为曾经的他也是在将死之际遇见了王爷,这才有了现在的他。

“你看着处理!”

暗七心下一阵高兴,将小女孩抱起,放在自己的马背上,这才缓缓的上路。

三日之后,穆轻尘从昏迷中醒来,看见自己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四处的陈设很简单,但是这家具却是上好的沉香木,这人很有钱!果断的得出了一个结论。

在昏迷中,她断断续续的接收到了原主身体里面的记忆。

原来她身体的原主是丞相府的嫡长女穆轻尘,倒是和自己同名,空有一副美貌,却是个白痴废物。一出生便没有了娘亲,在丞相府过的异常艰辛。

外祖父叶大将军给她定了一门好亲事。将襁褓中的她硬是许配给了当今的太子,还隔三差五的来丞相府探望。

许是因为怕原主那个痴傻孤女会遭欺负。

好亲事么?穆轻尘原本想着凭借原主的记忆看看那太子到底是怎样的人,却发现原主身上竟然没有关于太子的记忆。

只知道是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人。

穆轻尘将自己的记忆捋了一遍,好吧,既然她已经用了某人的身子,那以后她便会为了某人,也为了她,好好活下去!

案几上是一袭粉色裙装,穆轻尘呆滞的脸上闪过一丝光亮,上一世自己还没有穿过这种颜色的衣裳呢。

没有扭捏,就将衣服套在了身上,穿衣裳的时候顺带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发现这个身体还真是奇怪,伤口已然好的七七八八。

她抬脚出门,就看见一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

暗七看着眼前衣冠整洁的女子,咦,换上粉色襦裙的丫头,小小的年纪倒是出落的异常标致。虽然一脸的呆滞,却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他愣了一下,发现这截然不同的两种特质竟然在这个小女孩的身上同时出现了。

“姑娘醒了?”

“谢谢!”穆轻尘轻启朱唇,嗓音空灵。

若是跟主子的那个苏小姐相比,却也不分上下,就是传说这姑娘有些痴傻,现在看着说话也不大利索,传言想是真的。

不过主子都已经发话了。

暗七心里念叨着,嘴上缓缓的答:“姑娘客气了,是我家王爷救了姑娘,姑娘这会应是饿了,王爷在前院里用膳,请姑娘随小的过去。”

王爷?穆轻尘皱眉,在原主的记忆里面似乎是有几位王爷的,倒是不知道这个人说的王爷是哪一个?

不过是哪一个她现在都不想考虑,天大地大,肉肉最大。她要吃肉!

兜兜转转绕绕,穆轻尘走的额头都起了细碎的汗珠子,这才走到了前厅。

她低着头,小脸微皱,考虑了一番,只微微俯身,对着上座的男人行了一礼。

“是你救了我,谢谢!”语调有点怪异,穆轻尘还不大习惯这里的说话,只是话音刚落,便看见一道炙热的眼神,望向自己。

暗七心想,姑娘啊,你怎么这么大胆啊,在王爷面前还敢说你我,这下完了,看了那姑娘一眼,暗七就低下了脑袋。

想着王爷这雷霆之怒千万别殃及池鱼啊!虽然他不是鱼,然而过了很久都没有等来雷霆之怒。

百里流云看着底下呆愣的小姑娘大咧咧的望着自己,眉目清冷,神色凛然,倒是对于传闻有些怀疑。传说丞相府的三小姐,不仅痴傻,而且胆小怯懦。

此时的穆轻尘,饿的有些晕乎乎,只觉得小身板有些乏力,摇摇晃晃的看着离着自己不远的位置。

上一世拿压岁钱也没有站这么久过。

不觉心间有气,小脸也变得气鼓鼓的。

倒是此时上面的百里流云,眼神戏味:“穆轻尘,丞相府嫡长女,性格痴傻,怯懦。本王今日一见倒是大吃一惊。”

穆轻尘心间鄙夷,这古代难道只准低眉顺眼么?她可不是这古代人,她信奉的只有她自己!

遂嘴上带笑,对着上座的男人缓缓而语“我饿了。”

“坐下用膳吧!”百里流云示意穆轻尘入座。

穆轻尘也不客气,一落座,看见自己喜欢的就扒拉在嘴里,只小脸上的表情异常肃穆,惹得百里流云倒是有些好笑。

难不成这丞相府里面还真是亏待了她。就瞅见穆轻尘的两个小眼里面满满都是肉,素菜被她都丢在一边,一口未动。

穆轻尘看着离自己最远的鸡,小眼睛放光,然后看了一眼百里流云,对方会意,一个眼神暗七就将那盘鸡换到了穆轻尘的面前,自己还砸吧了下嘴,完事又是一阵胆战心惊。

倒是穆轻尘给暗七投来一抹孺子可教的眼神!

穆轻尘大快朵颐之下,觉得自己体内的气力似乎回来了一些。

“可还有事?咳咳。”百里流云见穆轻尘目光灼灼,那明媚的眸子像是璀璨的宝石,姣好的面容却有一丝呆滞之气。

“你救了我,我要回报你。”穆轻尘目光真切,不像作假。

只是暗七心间想,这丞相府的小姐,还真是痴傻的可以,她一个小小的丞相之女,想要如何回报?

战王什么都不缺,只是身体不好,为国领军打仗十三载,大大小小的伤就不计其数,后来伤是好了,落下了一个久咳不愈的毛病,而且伤了双腿不良于行,请了多少名医大夫都不济于事。想到这里,暗七不禁黯然。

难道她知道陆神医的下落?

转念又一想,她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懂个屁啊!

“本王还不知道,轻尘小姐想要怎么回报本王?”百里流云开口,语气淡淡的说不上什么情绪。

穆轻尘一听,这么说这个王爷是答应自己了?

她起身,抬起步子,瘦小的身影缓步的往百里流云的身边走去。

只是疑惑为何自己越靠近百里流云,身上就会出现压力呢?气息很冷,冷的让她的小身板打了一个寒颤。

什么?那穆府小姐还不知死活的想要靠近王爷?她难道不知道王爷身边两米之内生人勿近的么?

天!暗七捂着眼睛,心里祈祷着,这一次希望这个穆府小姐千万不要触碰王爷的底线,不然就要受伤了。

他家王爷可是将许多想要靠近他的姑娘给一掌拍飞了,三年前御史大人家的大小姐,被王爷一掌拍进了臭水沟,两年前太尉家的嫡女被王爷打进了池塘里,最近的是皇上刚封的县主因为觊觎战王,也被打的断了三根肋骨。估计现在还没好!

额!这穆府三小姐,估计更惨!

穆轻尘小嘴嘟哝着,脸上依旧是呆呆的,精致的小脸在百里流云看来,就是一个孩子。

只是此时若被某人知道自己被别人当成了小孩,她指不定要对着那男人翻上几个大白眼!

她可是二十二世纪的超级女博士后!身负异秉。

“你叫什么?”穆轻尘出口!

“百里流云”百里流云皱眉这是第一个人敢这样问他名字。

“多大?”问完之后,穆轻尘才发现自己有点白痴了,额貌似原主有这位王爷的信息。

百里流云,祁国异姓王之首,十三岁开始领军参战,大大小小胜利的战役不下几十个。

唯独去年与蛮夷对抗之时,被奸细砍伤双腿,却也巧胜蛮夷,可自此变成了有腿不能行的废物王爷。

传说百里流云是祁国的战神!英气风发,战功赫赫,但也传闻百里流云性格暴虐,二十六岁至今无妻,倒不是他不娶亲,只是所有想要和他议亲的女人,死的死伤的伤,倒是这会子清净了,大家都知道百里流云如今废了一双腿,身体又差,指不定活多久。

面前之人,虽待人温文尔雅,却始终有一种疏离感。如刀斧神功般雕刻的面容,漂亮的不似真人,却没有一丝女子的阴柔之感。身上更是有长久征战沙场的男儿气魄。

“二十有六”

她芊芊素手搭在百里流云的脉搏处,“肺腑之气不稳,脾胃之处受过外伤?”

看着对方点头,穆轻尘拧眉:“张嘴!”话说出口,才觉得有些唐突。

上一世学生物学的时候将临床医学也学了个透,在医院挂了名,只是现在是古代,如此说话倒是果真有些唐突了。

百里流云倒是惊讶于,穆轻尘应该刚十三岁,仅靠诊脉就能知道自己肺腑之上受过伤。

看着小脸俊红,依旧是一脸木讷的穆轻尘,他的心间竟然痒痒的。嘴角也不禁露出一抹笑容,更是将自己体现的异常虚弱。

百里流云顺从的张开嘴,穆轻尘只望了一眼。

“好了,先吃上几服药,等我有了顺手的器材了再给你根治,最近忌生冷,油腻,海鲜类的食物。”

“你是说本王的病有的治?”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嗯”穆轻尘思考了一番,想着怎样用他们熟悉的语言说出来:“十之八九的把握。”

那如玉珠落盘,空灵美好的声音,传到百里流云的耳朵里之时,暗七看见他们家主子终于笑了。

那是从去年战场上失利之后,战王第一次笑。

穆轻尘看着,竟然也有了一瞬间的怔忡。这个男人还是应该多笑一下,这人笑的时候,还真是好看。

穆轻尘央着暗七拿来笔墨。

在图纸上,勾勾画画,描描写写,半个时辰,终于将器具和药材都写好了。

“这些,帮我找技艺高超的人打造,针需要纯银的。这轮椅木质材料就好,不过坚硬程度一定要好,上面再用棉花做软垫。”穆轻尘将手稿给了百里流云。她的额头之上已经有些细碎的汗水。

百里流云一愣,竟下意识将怀里的巾帕拿出来,替穆轻尘擦拭着。

“你是怎么想到的?”

穆轻尘想,能告诉他,她不是原先的穆轻尘么,要是说了众人还不把她当妖怪?

“以前学的,这药每天三次,东西打好了找人来穆府接我。”

直到穆轻尘已经远走,百里流云还是怔怔的看着图纸。

“王爷,穆姑娘走了。”暗七说到。

“传本王指令。穆姑娘可以随时进出王府,着人将这东西按照穆姑娘的办法打造,药先交给张老看一下,命人调查穆轻尘所有事情!今日之内交给本王。”

张老看过药方之后,就差人告诉百里流云,这个药房可以服用,而且比自己开出的药方还要管用,他想要见一见开药方之人。

而穆轻尘的资料也悉数都到了百里流云的手中,穆轻尘,祁国丞相穆青风第三女,其母是叶老将军的独女,却因为生她的时候死了,穆府嫡长子穆云峥也就是穆轻尘的哥哥五岁的时候失踪至今未归。

穆轻尘从小懦弱、痴傻,丞相大人顾忌将军府,将穆轻尘就那样随意的养在了偏院。若是换做别的侯门府邸,嫡女恐怕已经被打杀掉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

府中的下人小厮都敢欺负凌辱于她。

叶老将军和太上皇给这个孙女定了一个娃娃亲,而前几日,就是有人告诉穆轻尘太子在郊外等她。这才有了最后被袭击丢在了乱坟岗。

后来又被自己救了。

如此简单么?百里流云拧眉看着这纸间的内容。

若此女子真的是穆轻尘,那她在丞相府也隐藏的太深了!可若不是,那这个女子是谁?

穆轻尘还不知道她的身份已经遭人怀疑了。

可若真的让她装傻充楞,她还是真做不到,尤其做不到的是见死不救。

她此次出门还是有些事情要做的。

若她记得不错,她的祖母,当今圣上的姑母,婉珍长公主已过花甲之年,这些年都是孱弱在病床上。

这丞相府里,要说对原主好的且真心的,也就这原主的祖母了。

远远的就听见了一个女子弱弱的哭泣声。

“轻尘妹妹啊!你到底在哪啊?为何你三日未归?大叔,你可见过我那痴傻的妹妹?”

女子穿一身淡蓝色簪花流水的长裙,目光中莹莹有几滴未落的泪。美丽的脸庞,丰腴的身躯,走路的时候,胸上那两坨丰腴荡漾,羡煞了一众大叔。

她逢人便问:“有见过我那痴傻的妹妹么?”

穆轻尘看着,心间冷笑,穆轻玉告诉原主太子在城外等她,然后原主焦灼的在城外等候。

没有等来太子,却是等来了一群杀原主的黑衣人。

原本打算要将原主先奸后杀的黑衣人在看见原主的尊荣之后,竟然选择直接打死!呵呵!原因么,原主五彩斑斓的衣裳,还有着五彩斑斓的妆容。

此时这穆府的门口围着一群看好戏的人。

“这穆府的嫡小姐,在外三日未归,肯定是跟着哪个男人跑了!”

“切,你也不看看,就她那个长相,再加上她的智商,哪个男人能瞧得上?”

“太子好可怜啊,竟然和这样子的女子有婚约,还没有结婚就被扣了绿帽子。”

众人忽见从一旁进来一女子,一袭粉色流苏拈花长裙,精致的小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未施粉黛却让人眼前一亮。

“你!轻尘!”穆轻玉脸上有一丝惊慌闪过。这个贱蹄子竟然没有死,只是此时这处人太多,她只能脸上闪过担心。

随即上前:“妹妹啊,你怎么三天都没有回府,害的娘亲和我都好担心!你说,你是不是和哪个相好的去约会去了?”话语里面的担心和娇柔尽显。

外面看戏的人一听,纷纷对着穆轻尘露出鄙夷之色,这还在闺中的女子,若是出去别说三日,就是一日,也会给人说是不守妇道,不洁!该侵猪笼!

“是啊!轻尘姐姐,你就是去约会,也该给府里传话啊。怎么一点音讯也没有?”穆轻尘看向另外一旁,这个是温姨娘的女儿穆倾城,果真如名字一般,和自己一般大小,却已经出落的倾国倾城。

只是这心肠么?说不上好坏。落井下石的功夫是不错的!

穆轻尘脸色一黑,明明是假好心!她只是表情呆,又不傻,情商低,但是智商却是很高的。啊呸!她情商也不低就是没搞过对象而已。

“呱燥!”穆轻尘声音冷淡!看向众人的眼神更是带着一种鄙夷,就这般弱智的女子也将原主欺负的不行,这原主也太无能了!

“本太子倒是想知道你这三日到底是去了哪?和别人幽会,还是偷情?”祁昊天从未正眼看过自己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妻。

今日一见,这人竟然不像是之前那般庸俗不堪,除却面容上的呆滞,甚至透着一股子清灵!只是一想到这女子在外面三日未归,心中就不免有些厌恶。

众人这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太子竟然过来了,还有不少妙龄少女在对着太子犯花痴。

穆轻尘冷眸一沉,看向男子,谁能告诉她,这个男人是什么鬼?说好的风流倜傥呢?说好的帅气潇洒呢?她鄙夷的看了一眼这男子,除了脸长得还像点人样子,这脑袋应该是猪的吧?不!她家猪比这太子顺眼多了!

“丞相府不是菜市场!”泠冽的目光扫向众人,说完抬步就往穆府里走去。

“慢着!本太子话未说完,你这么着急的回丞相府作甚?”

穆轻尘目光平静,周身淡然之气笼罩,对着太子缓缓说道:“你有什么事?”反倒身上的那一股浑然天成的呆萌之气,让她的话语不那么生硬。

祁昊天直觉眼前之人有些变化,以前穆轻尘看向自己的眼神都透露着浓浓的恋慕之情,穿着也是五彩斑斓,再加上脸上厚厚的粉,只让他一阵阵恶寒。

今日,对方竟然一改之前的妆容,淡雅出尘,看向自己的目光也没有之前的灼热。

相反还有一丝的冷漠在里面。

心里倒是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穆轻玉见着太子打量穆轻尘,心间有些焦急,只是脸上娇笑着,胸前一晃一晃的往祁昊天的身上蹭:“太子殿下,我这妹妹啊,从小没有教导好,还望太子见谅,她这几日未归,想必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作者:毒蘑菇

(未完待续)

喜欢的亲,请点击右上角关注,支持姐是女王哦!每天会更新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