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学家:遗传非决定一切 思维可掌控基因

根据传统说法,基因(DNA)几乎决定我们的一切:不单是头发颜色,连我们的瘾好、疾病,甚至是癌症的诱发等等都深受基因影响。然而,干细胞生物学家立顿(Bruce Lipton)博士认为,此一说法纯属一般人的误解。

立顿博士在记录片《信仰的生物学》(Biology of Belief)中指出:“你会发现自己或多或少是遗传的受害者,(遗传)信仰系统的问题是它延伸到另一个层面……你变得不负责任,你会说‘我什么办法都没有,为什么要尝试呢?’”

但立顿认为真正决定我们行为的是我们的认知而非基因编码,“我们的信念决定了我们的基因,而后决定了我们的行为。”

为了解释这套理论,立顿以五十到六十五万亿细胞所组成的人体做说明,包括一个细胞如何独立运作、此单独细胞对于环境刺激的认知如何影响基因。以此类推到整个人体,显示我们的认知、信念力量大于基因本身。

生物学家:遗传非决定一切 思维可掌控基因

以下五点简单总结立顿的说法:

一、细胞如同人体,可于基因之外独立运作

细胞如同人体,会呼吸、消化、再生及产生其他维持生命的功能。细胞核(内含基因),如同细胞的大脑,传统上被视为控制中心。然而,当移除细胞核时,细胞仍继续着所有维持生命的功能,并可辨识毒素与营养素之间的差异。

由此可知,细胞核及其内含的基因并不控制细胞。五十多年前科学家们假设基因掌控了生物学。立顿说:“当时的假设如此正确,我们都深信不疑。”“但显然当时的假设并不正确。”

二、基因是由环境所控制的

蛋白质执行细胞内的功能,可谓是生命的积木。长久以来,人们一直认为基因控制或决定蛋白质的作用。

对此,立顿提出了不同的论理模式:细胞膜接触的环境刺激是通过受体蛋白在细胞膜中感知。此触发了蛋白质的连锁反应,包括讯息判断、传递其他蛋白质、激发细胞作用等等。

基因被包覆在蛋白质的保护套内。各种环境信息对蛋白质都会起作用,故蛋白质必须选择适当基因以因应之。基本上,基因并非连锁反应的开始。相反的,细胞膜对环境的感知只是个开端。

如果没有细胞膜对环境的感知,其实基因是不活跃的。立顿说:“基因无法自我启动或终止……他们无法自我控制”。如果将所有环境刺激隔离于细胞之外,细胞将不起作用。 “生命源自于细胞不断地对环境的反应”。

生物学家:遗传非决定一切 思维可掌控基因

三、对环境的感知不一定全然反应现实情况

立顿引用凯恩斯(John Cairns)一九八八年发表在《天然期刊》(the journal Nature)题为‘突变体的起源。’的一篇研究。凯恩斯表示,基因突变并非随机,而是因应环境压力而产生的特定反应模式。

立顿解释:“你的每一个细胞中都有基因负责在必要时做重写和调整的动作”。凯恩斯的研究发现:“环境信号”与“有机体对环境信号的认知”是区隔开的。

一个生物对环境的认知,在“现实环境”与“生物性反应”之间扮演着过滤器的角色。立顿表示:“感官上的认知重写了基因”。

四、人的信念选择了对正或负面环境的认知

一如单元细胞的受体蛋白质可以感受到细胞膜的外在环境,人类有五种感知能力。这五种感知能力协助人类决定在不同情境所需要激活的基因。

立顿指出:“这些基因如同电脑硬盘上的众多程式。这些程式可分为两类:第一类负责与生长或繁殖等相关事项,第二类则负责保护等相关事项”。

当单元细胞遇到养分时,生长基因就被激活并使用。当单元细胞遇到毒素时,保护基因就被激活并使用。当一个人遇见爱情时,生长基因会被激活。当一个人遭遇恐惧时,保护基因也会被立即激活。

有时一个人可能会把正面或支持性的环境误认为是负面环境。此时,负面认知会激活保护基因,而身体会随之进入“战斗或逃跑”模式。

生物学家:遗传非决定一切 思维可掌控基因

五、战斗或逃跑

当要战斗或逃跑时,重要器官的血液会被引导至四肢。此时免疫机制变得相对不重要。想像一下,若要逃避一只狮子,你的身体会需要什么样的反应来应对?此时腿的反应显然比免疫系统的反应更加重要。故此时,相较于免疫系统,身体较倾向于强化腿的反应。

所以,当一个人感受到负面环境时,体内往往会忽视免疫系统和重要器官。压力也易使我们变得较不聪明及较不清醒。当处于战斗或逃跑模式时,大脑反射相关作用相对于记忆及其他心智功能更加活跃。

当一个人感受到充满爱的环境时,人体会激活成长基因并滋养照顾自体。

立顿以东欧孤儿院为例,那里的孩子们拥有大量的营养物资但却缺乏爱。那里的孩子们被发现在身高、学习及其他领域方面有迟缓现象并且有很高的自闭症发病率。立顿指出,在此案例中,自闭症只是防卫基因被激活而产生的一种症状,就像是为自己筑起一道墙一样。

他说:“我们的信念扮演着现实环境和我们生物性反应之间的过滤器”。因此,人们其实是有能力改变自己的生物性反应的。重要的是保持清醒的认知,否则,面对周遭现实环境下,自己将无法有正确的生物性反应。

立顿说:“你并不是基因的受害者”,“你的信念决定了基因的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