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现的产后抑郁症生物学机制

产后抑郁症(Postpartum depression,PPD)是一种破坏性的疾病,影响着大约11%-20%的孕妇。但为什么会出现产后抑郁,什么人容易得产后抑郁,研究人员对此知之甚少。

新发现的产后抑郁症生物学机制

最近一项对小鼠模型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已经确定了这种疾病的生物学原因,至少对某些患者如此。而这一切都与身体的压力调节途径有关。当该途径遭到破坏,母亲更容易发展为产后抑郁症。

产后抑郁症与“产后忧郁症(baby blues)”截然不同,产后忧郁症这种低落情绪可能会在分娩后持续几天,而产后抑郁症不仅持续时长更长,而且可以加深为无价值、疲劳、焦虑、无法与宝宝结合,甚至自杀的想法。它对母亲和婴儿都带来巨大隐患。目前,多达85%的母亲没有寻求或接受产后抑郁症护理。

最近发现的产后抑郁症的生物学机制最终可以使科学家更好地理解什么原因导致一些女性换上这种疾病,而其他人不会得病,这也会进一步指导更有效的药物治疗。

这项新研究聚焦下丘脑 -垂体-肾上腺(HPA)轴的压力途径。这一途径负责触发著名的“战斗或逃跑”反应,但在怀孕期间,这一途径受到抑制,以保护胎儿免受压力。其主要驱动因素之一是一种称为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CVH)的激素,CVH由大脑在压力下释放。

之前研究表明,PPD、CVH和HPA轴之间有联系,但直到现在还没有人能够弄清楚它们是如何一起工作的。该小组首次使用小鼠模型显示,当HPA轴不能正常工作时,它实际上可以在小鼠中触发类似PPD的行为。

塔夫茨大学神经科学家Jamie Maguire说:“我们的这项新研究首次提供了产后抑郁症患者HPA轴功能障碍的临床观察数据。”实验的第一部分涉及在大脑中称为KCC2的蛋白质。已知KCC2调节大脑释放CVN的量,从而调节小鼠的应激能力。其中未怀孕的年轻小鼠暴露于压力下时,KCC2受到抑制,这表明CVN不受调控;而怀孕和产后小鼠在压力下KCC2被激活,这表明它抑制母亲的压力反应。

敲除KCC2的小鼠与正常小鼠比较发现,基因敲除小鼠在怀孕期间受到的压力更大,分娩后的焦虑症状也没有减少,这在产后阶段是正常的。它们也不喜自己的幼崽接近它们,同时,花更少的时长与幼鼠在一起。为进一步研究,研究小组使分泌应激驱动急速CVN的脑细胞沉默,发现这些小鼠受到压力较小,并且可以与幼鼠正常互动。

换句话说,当CVN在怀孕小鼠中通过许多不同的作用被阻断时,小鼠不太可能经历PPD样症状。这种机制尚未在人体中得到证实,但有临床研究发现,功能失调的HPA轴与抑郁症之间的关系。

如果人类存在相同的环节,则可能导致更有效的治疗方法。需要注意的是,由于产后抑郁症有几个不同的机制,一种治疗方法不可能在所有女性中都有效。

该研究已发表在《Psychoneuroendocrinology》杂志上。

图片来源:网络

参考文献

Melón LC, HooperA, Yang X, et al. Inability to suppress the stress-induced activation of the HPA axis during the peripartum period engenders deficits in postpartum behaviors in mice. Psychoneuroendocrinology. 2017 Dec 20. pii:S0306-4530(17)31268-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