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Berry博士:这个时代可以成为生物技术的新起点

拥有哈佛医学院医学博士学位、在生物科技领域拥有丰富经验、拥有 200 多项专利和专利申请、协助成立的公司超过 20 家、29 岁荣获了 MIT TR 35 岁以下创新青年奖…这些头衔加在一个人头上,那就是David Berry。1月29日,David Berry在EmTech China峰会上发表了精彩的演讲,以下是整理后演讲全文:

David Berry博士:这个时代可以成为生物技术的新起点

现代生物科学与技术的发展帮助人类实现了治疗更多疾病的可能性,我们已经进入了生物学的新阶段,已经有了很多成熟的技术和好的成果,那么我们现在或许可以把一些基础研究进行转化,来帮助我们改变生活,比如研发新的治疗方法,将来也会有更大规模的基础研究的转化。

我们可以展望,未来在哪里,它会是什么样子?未来可能在于创新,那应该如何看待创新的?实际上很多基础的创新,都是基于一些众所周知的事情,比如说医疗界或科学界,甚至是风投界,经常会与一个医疗公司相联系并收购它,收购它的资产以及正在研发的产品。风投公司会告诉医药公司,对某领域感兴趣并想要投资,但是他们只是知道现在的情况,无法预测未来。如果只是听取他们的说法,自身的想法就会受到限制。我们想要预想未来、创造未来,所以在Flagship公司,我们希望去探索一些新的领域、解放新的可能,去考虑我们未来可以给市场带来什么?在未来可以通过什么技术去实现什么样的场景?现在有很多公司都希望成为某一个新领域的探索人,希望可以提供一些前所未有的解决方案来解决现在还没有解决的问题,可能目前来说解决这些问题的技术还不存在,但作为一个风险实验室我们对这些问题都很感兴趣,也想发展一些技术从而来缓和这些问题,慢慢的最后会出现很多大型的技术公司,不断的进行创新和迭代,并最终解决这些问题。

虽然现在美国大量的资金都进入了学术界,但越来越少的年轻学者及他们的实验室可以得到这些资金的资助,同时,对于一些很具有创新性、独一无二的项目资金资助也还是不够的。如果想要获得博士学位,首先需要找到好的导师,然后去发文章,但我们希望可以打破这样的壁垒。由于

NIH给的基金越来越少,而现在很多大学依靠的是技术许可,最后的结果将会是技术许可的成本会越来越高,这将会减缓创新的发展速度,并且使得整个创新成本也越来越高,哪怕是一些有专业知识的人也无法很好的从事自己的工作,同时他们对于服务的收费也会越来越高。

David Berry博士:这个时代可以成为生物技术的新起点

我们的公司并不希望出现此番情况,我们希望可以打破这样的壁垒,我们的VENTURELABS对此做出了一些努力,接下来介绍我们整体的流程:我们首先提出假设,然后进行一些探索,可能我们问的问题并不重要,但这些问题会为我们展现出一个框架,我们需要知道有什么样的问题,有谁会关心这样的问题,同时我们需要先把只是相信的事情和事实先区分开。每一个领域都有不同的基于事实或现实的规则、规定。

比如我们现在知道对于大脑的使用只有10%,但这样的理论是在1860年得出来的,那个时候科学家们可能盲目地做了一些实验,然后就得出了人类只用了大脑的10%的潜力的结论,现在我们就把这结论告诉了我们小学生,这个就成为了一些固定存在的理念了。如果我们是用这样的方式思考是无法进行创新的,相反,我们希望用特殊的方法提出各种各样的假设,然后观察这些假设可以带来什么结果,最后创造出一些公司。很多的创业者在运行公司的时候,可能他们运行了一段时长没有成功,但这个过程中也产出了一些研究成果,这些公司都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公司。如果出现了一个失败的公司就马上成立一个新的公司,那么我们就可以不断地寻求新的机会,来治愈新的疾病,发现新的病理,提供前所未有的生物技术。

我们有非常广阔的视角,可以看到有很多的机会。通常当技术刚刚发明或者是某一个想法刚刚出现的时候,很多人会说这个人是疯了,而目前很多公司正是如此。举个例子,2010年创立的SERES是根据微生物组来开发治疗方案的一家公司,当时人们只是在描述微生物组的数量是增长或减少,然后再和疾病的发生联系在一起,以此来判断一个人是否得了癌症。

但我们需要寻找创新的根本理念,希望可以开发新的技术,更好地观测微生物组的状态以此来更好地治疗疾病。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去开发其他的药物,这种方法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机会,因为通过这种方法可以创造一家新的基于微生物组研究的公司去致力于癌症的治疗。而更有趣的是,这种技术不仅仅可以治愈人类的疾病,还可以治疗其他生物体的疾病,因为微生物组在自然界中普遍存在。当一个人去到从没有去过的城市,他体内的微生物组的数量与种类在一周之内并不会有很大的变化,但他的免疫细胞数量会有所提升;然而,植物没有免疫细胞,那么,对于它来说,处在这种情况可能就会导致疾病。我们可以通过对微生物组的理解,如在不同的环境中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去找到相应的解决方案来帮助这些植物保持健康。所以,我们又创立了Agios公司,针对一些农作物像玉米、小麦这样的植物进行研究,来开发药物和治疗方案,我们在美国的实验对象在一年的时长里有了大幅度的扩展,生­­物技术的领域是可以是包括多种物种的,这超出了想象。有这个突破,我们建立了全新的理解,然后进行新的机遇的探索。

David Berry博士:这个时代可以成为生物技术的新起点

刚才谈了几个具有颠覆性意义的机会的公司,除了SERES公司外,我们还创立了moderna公司,主要从事将蛋白转换成药物,这种技术能够把一些信息传递到细胞中,比如某人的红细胞出现问题,可能在治愈的过程中需要注射一些蛋白,但不同的人对不同蛋白的接收程度又是不一样的。那么是否可以进行一些相关的研究来消除这种接收程度的差异?比如是否可以直接对红细胞进行再修饰,改变其对蛋白质接收性?除此之外,基因组学、代谢组学的发展也给治疗疾病提供更多的新的治疗方法,这也是我们将要开发的一个方向。

我们希望这些公司通过研究够给大家带来很多的新的机会,我们还处于新时代的起点,那就是生物技术的起点,我们相信,随着生物技术的发展,会出现更多有效的新的的疗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