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唯美的生物学散文

今晚在细胞核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核糖,在这线粒体传来的月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细胞外血管里葡萄糖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丙酮酸在线粒体里制造着ATP,迷迷糊糊地放出二氧化碳。我悄悄地披了polyA,带上门出去。

如此唯美的生物学散文

沿着核糖,是一条曲折的细胞骨架。这是一条幽僻的穿梭通道;白天也少大分子走,夜晚更加寂寞。核糖四面,长着许多磷酸基团,蓊蓊郁郁的。核糖一旁,是些氨基酸,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奇葩化合物。没有ATP的晚上,这骨架阴森森的,有些怕人。今晚却很好,虽然ATP也只有一点点。曲曲折折的核糖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核膜。核膜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核膜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核孔,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闭着的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囊泡过处,送来缕缕蛋白质,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核膜与内质网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一般,霎时传过核糖的那边去了。

如此唯美的生物学散文

内质网本是一层层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上面是脉脉的高尔基体,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核糖却更见风致了。…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到自己的终止码;轻轻地推开细胞浆,什么声息也没有,tRNA已水解好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