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自台湾,哈佛生物学博士,回国后为何毅然加入农业国家队?!

他来自台湾,哈佛生物学博士,回国后为何毅然加入农业国家队?!

陈俊仁

“各位老师好!自我介绍一下,我2016年底加入中化,叫陈俊仁,来自中国台湾,是哈佛大学的生物学博士。

我在一家美国顶级种业公司做了几年分子育种、生物技术,后来到硅谷做智慧农业,由于集团人力资源部和农业事业部领导的支持,我刚拿到国家千人计划的创新项目……”在前日举行的2018年中化集团“科学至上——In Science We Trust”高层研讨会上,农业事业部中种生命科学技术中心的陈俊仁博士代表科学组发言。

他来自台湾,哈佛生物学博士,回国后为何毅然加入农业国家队?!

为“中国梦”回归祖国,FBI上门调查

“离职第二天,FBI就来了我那时在美国的家, 他们什么也没搜到。我一定要回来,不仅是对祖国的向往和眷恋,也是为了世界发展的前景和机遇,中国是世界最重要的经济舞台之一。‘中国梦’绝不可能靠一盘散沙堆砌出来,而是要有理想、有情怀、有干劲、肯做事的中国人一同来团结奋斗。”陈俊仁说。

39岁的陈俊仁,不是没有故事。作为跳级优等生,台大医学专业本科毕业,结束两年兵役期后,陈俊仁选择留学美国,陆续在哈佛大学、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华盛顿大学学习,接连完成分子细胞生物学博士、Sloan-Swartz神经科学博士后、工商管理硕士(MBA)多个学习经历,并以第一作者名义发表论文于《Science》和《Nature Biotechnology》等国际顶尖学术期刊。

2010年,思索于全球粮食危机,陈俊仁奋然投身农业。一经加入美国某顶级种业公司后,就被公司纳入首批“科研管理人才计划”,在其后供职的 6年时长里,陈俊仁出色地完成了跨领域的业务突破,从生物技术、信息科学到商业决策,陈俊仁历任育种、生物技术和大数据等部门科研经理和总监,并带领团队在多个领域实现创新成果,例如搭建了北美玉米“全基因组选择”商业化育种体系,该体系目前已成为北美玉米育种的主流体系,实现了玉米群体全基因组测序与大数据分析,并对前雇主的“数字农业”转型做出深入贡献。

从国际种业巨头核心管理岗位辞职,再到举家迁移回归祖国,陈俊仁果断而冷静,FBI离开后,他带领全家人踏上回国归途,来不及转卖的房产和转账的存款,悉数被美方冻结。揣着兜里仅有的300美元,陈俊仁全家就这样降落在了武汉光谷,原本对中华文化不了解的外籍妻子也开始在丈夫的祖国落地生根。“妻子为了我的‘中国梦’做了许多个人牺牲。” 陈俊仁告诉记者。

“并不是任何人都有机会,在产业从初始到巨大的发展进程中,扮演催化角色,而这正是我的兴趣所在。”离开国际种业巨头,陈俊仁选择了一家中国国家级种子研发基地。2016年末,陈俊仁加入中化农业中种生命科学科技中心。

颠覆性创新需要强有力的顶层设计整合

他来自台湾,哈佛生物学博士,回国后为何毅然加入农业国家队?!

“我国种业的科技水平至少落后国际种业巨头公司15年以上,尤其是整合技术、具备全产业链思维的科研体系。感召于中化农业MAP战略,我选择在能够影响全国种业的国家队平台落地工作。”陈俊仁说。

他来自台湾,哈佛生物学博士,回国后为何毅然加入农业国家队?!

颠覆性创新往往伴随强有力的顶层设计的整合,陈俊仁认为,而这个顶层设计,就是中化农业MAP战略。

面对中国农业发展的现实困境和历史机遇,中化农业依托技术和产业基础,整合内外部资源,以“开创中国现代农业的领先企业”为愿景,创新性地提出MAP(Modern Agriculture Platform)现代农业技术服务平台的战略模式,不仅是要实现自身的创新转型,更重要的是以此整合多方生产要素,撬动农业适度规模化经营的进程。

“创新是企业转型的必要条件,从某种意义来说,企业如果不懂得改革创新,和开拓进取,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创新的根本意义就是勇于突破企业的自身局限,革除不合时宜发展弊端。从提出朦胧的口号到对口号有一定理解再到成为团队的可度量的行动,这有一段很长的距离。除了创新,现在许多企业都在讲研发、品牌、团队、文化等等,可真正能做到的并不多。”陈俊仁告诉记者,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在科学至上大会的发言对他有很深的触动。

加入中化农业初期,陈俊仁就在中种生命科学技术中心推动了一系列从科研到团队的“整合式”的改革。

“每当要推广一项新科技带来的新业务,如果你认为它有可能是颠覆性创新,我们就必须努力让传统业务团队、合作方以及认可其渐进式过程的伙伴们,保持坚实信任与密切协作的关系。这非常重要,否则这样的创新将难以实现。”陈俊仁告诉记者。

生命科学复杂而严谨,科研环节的整合始终是不同的方法论,并非文本式的流程机制所能完全涵盖。陈俊仁领导包含海内外高层次人才的生物技术团队,涵盖分子育种、转基因、基因编辑、室内栽培与鉴定、品质分析、数据科学等板块。在已有成果的基础上,陈俊仁迅速领军自主创新、进行一系列技术整合、科研管理人才梯队建设。

2017年,由陈俊仁主导的透明化、精细化、智能化育种工厂的“中种2.0”计划正式启动,通过田间工作、生物技术和大数据分析等工具有序的整合,科学高效的优化每一个科研环节。

对标国际巨头种业公司,陈俊仁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加速产出品种,在2021以前将中化农业中种技术整合水平提升,大幅缩小与国际最高水平差距。

科技支撑MAP战略

将中化农业打造成世界级的农业科技发电机

“中化农业MAP战略一定能做其他企业没远见做,也没能力做的事,身为科技工作者,我始终坚定‘科技创造美好农业’的宏伟使命,协助推进生物技术对于中化农业的科技贡献。”陈俊仁说。

陈俊仁认为,我国生命科学产业的最大瓶颈在欠缺整合,大部分国外的生物技术已在国内流通,企业光引进个别技术不足以打造“护城河”,核心竞争力最终取决于组织能力:“谁组织得好、谁能大规模地高效运营以及谁能让技术对于产品开发有更多的贡献。这需要企业发动有恒心的、有深度的、有预见性的一连串科技改装与升级。从前我们是拚搏‘从无到有’,现在我们要和别人比的是‘底蕴丰厚’。

他来自台湾,哈佛生物学博士,回国后为何毅然加入农业国家队?!

为实现中化农业MAP战略的科技创新,陈俊仁以打造两个核心技术基地为目标:“品种快速改良基地”,通过分子育种、基因编辑等高新技术改良潜力品种,创造系列产品,让规模种植户有更多的优种选择;“品种种植室内鉴定基地”,依托品种数据积累和室内人工环境精准控制等各项技术优势,全年运作,帮助规模种植户既快且多的实现品种和栽培方案的匹配。

“中化集团吹响了‘科学至上’的新战略号角,现在公司里有许多和我一样的爱国人士正为推进国企改革奋斗着,要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一流企业。我梦想着看到全体中国人团结起来建设创新型国家,梦想将中化农业打造成世界级的农业科技发电机。”陈俊仁告诉记者。

他来自台湾,哈佛生物学博士,回国后为何毅然加入农业国家队?!

身为多年在海外学习与工作的归国人才,陈俊仁在中化农业找到了致力于奋斗终生的伟大事业,他说自己有两个心愿,一个是和科研同仁一起助力中化农业的科技创新底蕴日益深厚,另一个是看到中化农业的科技力量真正能够影响到世界农业的那一天。

科技创造美好农业中化农业在科研创新方面一直走在前列——

他来自台湾,哈佛生物学博士,回国后为何毅然加入农业国家队?!

向上滑动预览

在科技研发中心建设方面

中化农业已启动临沂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建成后,将形成以肥料研发为基础,同时具有土壤及作物检测、肥料柔性制造试验基地、种肥药及农业种植技术集成、农业技术合作平台以及科技成果示范展示等功能;并与中化山东肥业的各条生产线结合,成为中化农业旗下配套完备的产学研基地,未来也将建设成为国际一流水平的农业应用技术研发机构。

中化农业已在成都中心开展中小试平台建设:分别在中化云龙、中化涪陵建设二氧化碳矿化磷石膏工业化示范装置、低聚APP中试、结晶法MCP小试装置,提升科研课题与生产实践的结合能力。

中化农业中国种子生命科学技术中心:以打造育种工厂、建立市场化商业化育种体系为目标,旨在建成先进的分子标记、抗性鉴定、遗传转化、品质分析等技术平台,以及品种测配、品种穿梭、产品测评等育种平台。截止目前,中心累计审定水稻品种11个,其中3个已进入商业化开发,18个不育系通过鉴定,累计申请发明专利99项(含PCT国际专利申请3项)并已获得授权10项,累计申请植物新品种权241项并已获得授权19项。

在协同创新及科技成果转化方面

协同创新:中化化肥牵头成立“国家化肥减量增效科技创新联盟”。中化化肥作为理事长单位,未来将充分依托联盟的平台作用,整合行业研产销资源,推动化肥减量增效相关的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为国家农业转型升级贡献力量。

产品研发:由中化农业科技创新中心自主研发的缓控释、螯合肥、有机类肥料及土壤改良均取得显著成果。

在中化智慧农业方面

中化智慧农业云平台建设已启动,将推动传统农业在生产、服务等领域的全面变革。利用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先进技术,与农业产业链深度融合,形成可量化的科学种植解决方案,打造出规模化、标准化、精准化的现代农业全新的生产模式。

投稿作者:中化农业 王秦洋子

他来自台湾,哈佛生物学博士,回国后为何毅然加入农业国家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