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转”色变

《极简生物学》100-80 转基因是伟大的生物技术

摘要

“转基因”现象也是本来就是自然界存在的自然现象,属于生物杂交现象。

转基因技术是一个生物物种转入了另一个生物物种的基因,就是人造一个新的生物品种。转基因技术为人类治疗和健康,做出了伟大的贡献。因为种种原因,莫名其妙地却成了“口诛笔伐”的有争议的生物技术项目。

唯一解决争议办法是从现在开始国家组织比药物安全性评价更严、更长(至少一年,能有五年十年更好)、更全面的、一个一个转基因农作物品种的评估,在完成评估新生物物种有对人的绝对安全性的数据后向老百姓公开,再推广使用。

“转基因”现象也是本来就是自然界存在的自然现象,属于生物杂交现象。

转基因技术是一个生物物种转入了另一个生物物种的基因,就是人造一个新的生物品种。

1980年成功把人干扰素和胰岛素基因转到大肠杆菌中,1982年后,美国

第一个转基因胰岛素(药品)、中国产的转基因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G-CSF)等相继上市,拯救了数以万计的生命。后来,转基因受体从大肠杆菌发展到酵母菌、动植物细胞,甚至人体(基因治疗)。

没人否认,转基因技术为人类治疗和健康,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后来,因为把转基因技术用于农业,尤其是把对害虫有毒的基因(BT)等转到如大豆、番茄、水稻、马铃薯……(据说这世界已经有130种农作物被“转基因”)。又因为外行乱说,内行不说,所以,“转基因”成了中国公众“谈虎色变”和争论的话题。

争论的焦点应集中到:

(1)转基因的农产品对人体有没有长期毒性?

目前,没有看到信得过的数据证明全面地、长期地、系统地评估新生物品种对人的安全性报告;据说中国农业部只批准转基因大豆进口和转基因番木瓜种植上市,除草剂草甘膦却在广泛使用。而未经批准的抗除草剂农作物在种植。

唯一解决争议办法是从现在开始国家应组织比药物安全性评价更严、更长(至少一年,能有五年十年更好)、更全面的、一个一个转基因农作物品种的评估,在完成评估新生物物种对人的绝对安全性后向老百姓公开,再推广使用。

(2)新生物品种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什么?更没有科学数据证明,也得引起国家、内行人和外行人的重视。

结论是:要让“数据说话”:转基因物种对人类利弊。不该不分青红皂白地否定人类的“转基因”技术。但对转BT基因的农作物还没有充足证据说明对人类绝对无害之前应该禁止。

附背景:这是一个敏感的、许多内行人都回避话题。我敢于公开讨论“转基因”,出自因为(1)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做过产业化冬虫夏草(虽然不是转基因)的毒理研究,当时做了240天高剂量(7.5克/千克,相当人剂量的50倍)的大鼠长期毒性试验,在没有发现毒性反应后,1991年获准上市,市场使用了24年;(2)1993-2000年期间,创建过cFDA批准的基因工程药物生产公司,用了“转基因”大肠杆菌、生产人注射用“转基因的升白细胞药,吉粒芬,G-CSF”至今还在医院使用;(3)1982年,世界上第一个转基因药物在美国上市,1996年,中国第一个转基因药物也上市了;(4)2014年,在长三角生物工程学会上,得知转基因水稻只做3个月(90天)的毒性试验;(5)一个退休近10年的生物技术产业化工作者也该说说话了。

《极简生物学》100-80转基因是伟大的生物技术——补充篇

为了生物学科普,写了《极简生物学》100篇,每天发一篇给六千人左右群友,加上转载预计超过一万人收到,才占中国人的十万分之一,发到100-80“转基因”时,我的群里引来有几百人“挺转”和“反转”讨论。可能写的太长,可能没有写好,可能还不“科普”,再摘要补充几句:

1.转基因一直是生物界存在自然现象,生物学家无非把它搬到实验室来。他们做了“道法自然”的事。——建议不要盲目“反转”。

2.1982年、1996年第一个转基因药品在美国和中国上市,延长了许多人生命;后来,转基因技术运用到农牧业,诱生了“反转”和“挺转”,成了内外行人争论的热门话题。——建议无需“谈转色变”。

3.生物界的基因对人类健康有益也有害。争论的焦点应集中在(1)把什么基因转到农作物上?(2)有没有足够的、可靠的、第三方的、中立的科学数据证明转基因的农作物对人类无害?——这两条还没有结论时,盲目“挺转”也不对。

4.“创新性破坏”和“破坏性创新”总是共存的。人类要用集体的理智克服“破坏性创新”。——不要滥用科学成果。

谈“转”色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