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精准医疗指导药品升级 光谷生物城形成医疗产业全服务链

用精准医疗指导药品升级 光谷生物城形成医疗产业全服务链

“十二五”以来,随着现代生命科学快速发展,以及现代生物技术突破与产业化快速演进,生物经济正加速成为继信息经济后新的经济形态,对人类生产生活产生深远影响。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中国医药界公认,世界上打破生物空白突破有中国,最具产业综合竞争力生物创新在国家高新区,而在环境、产业、技术、人才、龙头竞争力等5大方面,牢牢占据生物产业高新区第一方阵的有光谷生物城。

随着靶向药物、细胞治疗、基因检测、智能型医疗器械、可穿戴即时监测设备、远程医疗、健康大数据等新技术加速普及应用,智慧医疗、精准医疗正在改变着传统的疾病预防、检测、治疗模式,为提高人民群众健康质量提供了新的手段。生物育种技术的进步极大地促进动植物营养价值的改进、抗病性的增强以及产量的提高。

9年发展,光谷生物城对人类健康做了哪些事情?连日来,长江商报记者走访光谷生物城一探究竟。

谈癌症不再色变

走在光谷生物城生物创新园B1栋的实验室区域,一扇扇紧闭的大门,一间间静谧的办公间,彰显着这里最严谨的科研态度与专注的科研精神。在这里,每隔一段时长,都会有新的科研成果出现,而这些科研成果中,有些或许可以在某一天改变世界。

武汉博威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在这栋大楼里的227房间,不足200平米的试验区域,便是该公司核心的竞争路。该公司研发的“基因重组柯萨奇病毒B3注射液”,可以有效的抑制恶性肿瘤细胞的增长,改善患者生活质量。

通过基因重组技术获得的工程化柯萨奇病毒,经分离、纯化而制成,应用于治疗肺癌、肝癌、胃癌、直肠癌等。该工程化病毒经制药工艺制成治疗制品最大的优势,研究表明其针对的靶点是癌细胞表面受体,从而奠定了其抗癌的选择效应和广谱抗癌效应。属于国家一类生物新药。

通俗一点理解,即可以选择性的杀害癌细胞,而不损害正常细胞,对机体不产生耐药性,可重复使用。“这为患者极大的减轻了痛苦,也提高了癌症治愈的可能性。”

“目前,该注射液已进入临床阶段。”据该公司创始人蔡立刚介绍,产品一旦问世,有望打破国外溶瘤病毒医药公司的技术垄断,弥补国内溶瘤病毒药抗癌领域空白,引领我国溶瘤病毒药治疗肿瘤走向国际。

在光谷,围绕生命大健康发生的故事如繁星一般,细密而且绵长,博威德生物只是其中一例。

“有些生物新药是攻克从实验室研发,到批量生产,再到临床试验等多项环节,尽管历程艰辛,爆发出来的能量却是巨大的。”武汉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建设管理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钱德平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光谷生物城,除了政策链、基金链、人才链、创新链、产业链“五链”并驾护航,最重要的核心就是用心做高质量、高标准的生物产品,这些产品能否上市需要看效果,可一旦问世也意味着,造的是老百姓可以信赖的药。

随着生物健康产业的发展,个性化、精准的概念不仅是产品设计的初衷,也是医院、医生问诊治病的基础,考虑病患与药物之间的适应性、综合治疗计划的恰当性,已经成为主流,科学的方案将引导病患更快的康复、减少不必要的痛苦。

打造医疗产业服务链

被誉为最古老却有极具现代化的产业,光谷生物产业的聚力发展着实不算抢得先机,在全国已有26个国家级生物产业基地的背景下,光谷生物城作为第三批入列者,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从不毛之地到“产业竞争力全国第三”的华丽逆袭。

就在近日,由光谷生物城企业杨森生物牵头“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生物医用材料研发与组织器官修复替代重点专项”正式启动。这项国家重点专项主要瞄准小口径血管、骨、软骨等人体结构组织工程构建技术与产品研发,有望实现小口径人造血管量产化,届时将缓解我国心血管、骨及软骨方面迫切的临床需求。

基于杨森生物全球首创“三层仿生小口径人造血管”,跻身国家专项,目前已进入动物实验阶段。杨森生物方面向记者透露,武汉产小口径“人造血管”有望实现量产,造福全球百万患者。

最前沿的科研成果在光谷并不算罕见,通过个体引发世界瞩目,整合最优质的资源为光谷生物城带来产业聚集带来蝴蝶效应。目前,世界500强就有8家,上市公司超36家,聚集各类生物企业1200家。

说起产业联盟的力量,钱德平满脸笑意,指着生物城建设管理办公室一景:“一个基于诊疗前、诊疗中、诊疗后(预防、诊断、治疗、管理)健康周期环节下的光谷生物城医疗产业服务链正在建立。”

从生物城创造的产业经济值来看,2016年产业总收入突破1000亿元,年均增长率保持在30%以上。今年7月,《财富》(中文版)发布今年中国500强排行榜。10家在汉企业上榜,其中光谷生物城本土企业人福医药集团股份公司,去年营业收入100.54亿元,净利润8.53亿元首次入围,显示出武汉战略型新兴产业信息技术、生命健康、智能制造等领域的企业加速发力。

预计到2020年,光谷生物城将实现生物产业总收入过三千亿元,成为“全国领先、亚洲一流、国际知名”的生物健康产业中心,带动湖北省生物与健康产业总收入突破八千亿元。

后发赶超,光谷生物城建立起自己的快车道。“生物产业是好苗子,但遍地开花就很难活。”武汉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建设管理办公室主任但长春说,必须有所为有所不为,在细分领域“磨尖”优势,错位发展。

瞄准生物创新园、生物医药园、生物农业园、医疗器械园、医学健康园、智慧健康园和生命健康园“七大专业园区”,集研发、孵化、生产、物流、生活为一体的生物产业新城,成为湖北省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三驾马车”重要引擎。

驶入健康产业“蓝海”道

如果说,马云带来了淘宝,让亚太地区较大的零售业之间不再有距离,消费者可以花比商场更低的价格买到心仪商品。那么,“医药界的阿里巴巴”药明康德则是带着改变医药升级的重任,重磅落户光谷生物城,

在建设4万平方米的研发中心,利用其先进技术和人才团队,打造“中国第一、世界先进”的医药研发服务外包公司和生物医药研发公司,为全球制药企业和研发机构提供一流的医药研发外包服务,并建设先导化合物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

在生物医药领域,做服务外包的企业并不少见,可能被称为世界级新药的“黄埔军校”却是凤毛麟角。

作为亚洲排名第一的临床前新药研发外包商、全球排名第一的小分子化合物新药研发企业,药明康德致力于打造全球制药巨头的联合实验室,是全球唯一的开放式生物制剂技术平台。业务范围涵盖五个阶段:药物发现、临床前开发、早期(第I及第II期)临床开发、后期(第III期)临床开发及商业化生产。

“那些年轻的博士们更像是富士康工厂里的流水线工人。”在业内,流传着这么一句比喻。由于新药研发的高风险、长周期投入等特点,一些制药企业将研发环节外包出去,由此催生出了CRO企业。

某种程度上,CRO已成为大型制药企业间竞争的一个重要元素。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生物医药的研发成本昂贵,一个研发设备高达千万并不少见,会成为很多创新型研发企业的制约门槛。如果可以有大型的完善的外包公司合作,可以极大的降低研发成本,降低新药研发上市的费用。另外,CRO企业合作经验多,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出指导性意见,从而指导药品升级。

药明康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革称,药明康德武汉研发中心项目是继上海之后,他们在国内投资的第二个亿元产业板块,将有助于光谷生物城尽快进入生物医药价值链的上游,在国际新药研发的外包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也将弥补武汉生物医药自身研发能力的不足,极大促进武汉生物医药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

武汉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建设管理办公室主任但长春表示,药明康德的进驻,将填补中部大规模药物研发外包领域空白,与辉瑞武汉研发中心。武汉华大基因、武汉生物技术研究院等一道,奠定光谷生物城在中国生物产业创新研发领域内的地位。

借助生物城内医疗云平台实现医药互联网大数据的收集,凭借线下的药店联盟快速建立面向全国的完善物流仓储产品共享体系,光谷生物城正逐步形成医药零售企业的抱团“触网”之势。未来,光谷将集中创新企业,驶入精准医疗、医疗大数据、医疗服务等新的产业“蓝海”,开辟更大、更细分的生物产业疆域。

长江商报记者 陈妮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