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活性支架缩短服药时长急性冠心病患者受惠

健康医疗网/记者林怡亭报导

冠状动脉心脏病是心脏病头号杀手,心脏支架置放是目前心血管介入性治疗重要方式,在台湾,一年约有两万人次进行介入性治疗手术。台大医学院心脏内科教授王宗道表示,生物活性涂层支架上涂有一氧化氮可加速血管愈合,病人服用两种抗血小板药物时长缩短,对急性冠心病、年长者、服用抗凝血药物、容易出血或要动手术的病人是较佳选择。

生物活性支架缩短服药时长急性冠心病患者受惠

生物活性支架缩短服药时长急性冠心病患者受惠

最新一代生物活性涂层支架与最新一代涂药支架治疗效果相近

芬兰的Dr.Pasi Karjalainen是Tides ACS研究计划主持人,日前应邀来台参加台湾心血管介入治疗年会,并发表2017年膺选为欧洲心脏学会(ESC)大会焦点Tides – ACS最新大型研究结果。他指出,面对急性冠心病(ACS)患者,使用最新一代生物活性涂层支架与最新一代涂药支架的治疗效果相近,安全性也如预期。

Dr.Pasi Karjalainen使用生物活性涂层支架超过十年,临床效果良好。他表示,Tides – ACS是针对急性冠心病(ACS)患者进行介入性治疗最新发表的一个大型研究。从追踪1500名患者12个月后结果证明,在重大心脏并发症发生率上,使用生物活性涂层支架群组要比涂药支架群组来得低。再进一步分析,特别是心肌梗塞再发生率与心脏病死亡率,生物活性涂层支架群组也明显低于涂药支架群组,而血管再狭窄机率二者相当,但生物活性涂层支架可缩短抗血栓药物服用时长。

支架分类有传统裸金属支架、涂药支架与生物活性涂层支架

台大医院心脏内科王宗道教授说,一般对于冠状动脉狭窄的轻微病情会先以药物控制,若动脉阻塞达70%,则采支架置放术进行治疗以降低心肌梗塞发生率。目前国内支架分类有传统裸金属支架、涂药支架与生物活性涂层支架。传统支架的疑虑是血管再狭窄率较高,涂药支架则虽再狭窄率较低,却仍有发生血栓可能,必须服用两种抗血栓药物同步治疗。

去年九月在欧洲心脏学会(ESC)年会中发表的Tides – ACS临床追踪报告,是采多国多家医院随机抽样比较,对照组选用是最新一代的涂药支架,结果显示,生物活性涂层支架的心肌梗塞再发生率1.8%,对照组4.6%,血栓发生率与对照组无明显差别,但生物活性涂层支架不必长期服用抗血栓药物。

欧洲心血管介入治疗大会五月召开将发表生物活性涂层支架研究结果

Dr.Pasi Karjalainen认为,新一代生物活性涂层支架仍维持以往没有积极性药物,结构更完整、一氧化氮涂层更紧密、支持度更强。他有理由相信治疗成效会更好。对于今年五月将在欧洲心血管介入治疗大会(EuroPCR)即将发表的18个月治疗研究结果,他抱持高度期待。他认为急性冠心病人是适合采用生物活性涂层支架治疗。

王宗道教授解释,生物活性涂层支架上的一氧化氮(NO),是人体血管上本来就有的元素,和血管收缩扩张及修复愈合有关,「病人血管堵塞或做过心导管之后,一氧化氮足够的供应是很重要的。因为有一氧化氮促进伤口愈合,再凝血较不容易发生, 可减少六成心肌梗塞」。

不适合长期服药生物活性涂层支架是较好选择

王宗道教授强调,一氧化氮不会抑制分化生长,但经由加速复原,局部组织中促进细胞生长的因子比较少,长得也比较少,因此可缩短两种抗血小板药物的使用期间。对病人来说,考虑的除了费用,最重要的是安全性,「即使放了支架,依然要吃药一段时长。生物活性涂层支架服用抗血栓药物时长是三个月,涂药支架至少一年,任何急性冠心病的病人,十个病人中有五到七个应该可以选择生物活性涂层支架,可以放心缩短服药时长。」特别是不适合长期服药,例如有胃溃疡、药物过敏或紧急需要外科手术的病患,生物活性涂层支架是较好的选择。

健康医疗网:

httpss://www.healthnews.com.tw/blog/article/3649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