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办医政策缩紧 华润凤凰医疗迎最佳机会

医药市场的格调向来高,也被誉为最易出现白马股的板块之一。

解析个中缘由,我们不妨一分为二,先说“药”:因药审制度改革、鼓励创新药等接二连三的利好政策以及慢病、癌症盛行,无论是传统中药或是新型生物医药企业,都呈现“营收与净利齐飞,股价共估值一色”,如中药代表石四药(02005),开年至今飞涨了103个点;生物医药代表中国生物制药(01177)同时长内暴涨近139个点。

一粒药,便让投资者“杀红眼”。

再说“医”:在公立医院改革不断深化、社会资本办医逐年兴盛、分级诊疗逐渐落实的背景下,民营医院如雨后春笋,多年的发展也诞生了一批又一批的医疗集团,比如中国最大的民营医疗集团——华润凤凰医疗(01515),这些集团的存在无不对我国短缺的医疗资源作了极大补充。

社会作用明显,可由于“百花齐放”的业务模式以及新政草案触动,市场一时难以熟知各模式的优劣,唯有对医疗股敬而远之,造成“误杀”。据智通财经APP观察,对真正了解医疗行业发展、资本介入模式的投资者来说,像华润凤凰医疗这样的龙头无疑有能力成为医疗股中的白马。

社会办医政策缩紧 华润凤凰医疗迎最佳机会

行情来源:富途证券

社会办医是解决医疗资源短缺的利器

“生老病死”,人这一生似乎没有哪个环节能真正摆脱医院,正因如此,医疗行业也成了“永久”朝阳产业。

既然是朝阳产业,显然已在多个方面展现出了该产业的潜力:比如老龄化的趋势推动、医疗体制的逐步放开、行业壁垒高等。拿老龄化问题来说,这是摆在眼前的刚需,比住房要严峻的多,任何一个国家或家庭都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我国老龄化人数在2010年进一步增加至1.19亿,2015年更是达到了1.44亿。其中,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所占的比例持续不断增加,从2000年的7.0%增加到2010年的8.9%,再增加到2015年的10.5%。增长率惊人的背后,伴随的是对医疗资源的需求逐年攀升,这也是卫生支出增大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社会办医政策缩紧 华润凤凰医疗迎最佳机会

老龄化直接推动了医疗资源的需求,作为医疗的提供主体,医院自然成了最“忙碌”的行业。可是,因我国医疗服务主要体现公益性特点,医疗服务体系布局不完善、优质医疗资源不足和配置不合理等问题,造成了基层医院门可罗雀,大医院人满为患,“看病难、看病贵”的矛盾激化,于是,政府开放政策,鼓励社会办医,因为引入社会力量举办各类健康服务机构,补齐、补足健康服务业短板,多元化医疗服务供给,是解决这一矛盾的主要途径。

2015年5月6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推进社会力量参与公立医院改革”,鼓励社会力量以出资新建、参与改制等多种形式投资医疗;

2016年12月2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放宽社会力量举办医疗机构准入要求,推进建设健康中国;

2017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进一步明确了支持政策,全科医疗服务、医生集团、医疗集团等首次成为鼓励发展的对象。

政策鼓励之下,民营医院发展迅速,截至2016年11月末,全国民营医院已经发展到16004所,比2011年同期增加7951所,5年复合增长率为15%;民营医院机构数量占全国医院数量的比例由2011年同期的37%提高到56%,呈现公立医院数量在逐渐减少、民营医院迅速增加的发展趋势。

社会办医政策缩紧 华润凤凰医疗迎最佳机会

规模扩大的同时,其医疗服务能力大幅度提升,医疗服务量呈现大幅度增长。截至2016年11月,全国民营医院诊疗人次数量达到3.56亿人次,占全国医院总诊疗人次数的12%,比2011年同期提高了124%,2011年同期民营医院诊疗人次占比仅为8.3%。这为公立医院分摊了不小压力。

《医健促进法》或倒逼寡头出现

当然,社会办医虽有效缓解了医疗资源短缺问题,但因规模发展过快,如其他行业一样,在扩张过程也被暴出相关“质量”问题,比如“谈虎色变”的魏则西事件、各地“变卖”公立医院等。鉴于社会办医刚取得的良好功效,出于保护医改成果的考虑,相关部门不得不再次出手“调控”。

12月2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了《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智通财经APP细看该草案,除“公民依法享有基本健康权”、“依法维护医务人员合法权益”、“基药全部纳入报销目录”外,更惹人关注的是“禁止公立医疗机构与社会资本合作举办营利机构。”

这一表述着实吓人一跳,毕竟内容比国务院公布的《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在言辞上更为激烈。

《措施》规定中,仅提到“支持社会力量”通过特需经营、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模式,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未禁止社会资本与公立医疗机构合作举办营利性机构。若“禁止”则完全属“一刀切”,将以往所有的合作形式全都堵死了,其无疑对民营医院发展不利。

事实上,细看《草案》,其实更多的是要禁止“合作项目、承包科室”。看到这里,你肯定立马会联想到莆田系。的确,因为“魏则西事件”,国家早已对整形美容、皮肤科、泌尿科等领域不透明的“合作”项目深恶痛决,但在清除违法合作项目的同时,国家还是依旧鼓励医院优先与优质的非盈利医疗机构展开更透明的合作。

以北京市为例,目前北京市属医院共开展医疗合作项目有144个,其公布的医疗合作相关办法中指出,北京市属医院开展“医疗合作”要坚持公益性原则,以保障公众身体健康为中心,提高医疗服务质量和服务水平。同时,鼓励市属医院优先与优质基本非盈利医疗机构,精神、传染、妇儿、中医、康复与护理类医院,以及津冀地区医疗机构开展合作。

由此可见,草案的“禁止”也并非是所有民营机构,相反起到了净化市场的作用,对实力雄厚、优质的医疗机构则属利好,比如市值近126亿港元、旗下多为非盈利公立医院的华润凤凰医疗。

毕竟社会办医能倚重的只有行业龙头,何况华润凤凰医疗背后还有个大国企在为其“质量”做背书。

凤凰模式优势更为显著

为何说华润凤凰医疗在《草案》“禁止”下不仅不受影响反而是利好?除行业地位决定外,更主要的其实是介入的模式。

熟知医疗行业的投资者们都清楚,社会办医的模式主要有三种:一是直接投资(独资投资或合作投资现有医院);二是资本建立新医院;三是托管模式。

第一种模式虽然能直接获得医院资源,但因为采取“入股式”,运营管理上易引起与其他股东的争议,尤其是《草案》实施后,与公立医院共同投资新建营利性医院的模式将被堵死;第二种模式依靠资本建立的新医院尽管在控制上容易把握,但往往会陷入“无品牌”的尴尬,难以取得患者信任,投资回报期战线过长(5-10年才能盈亏平衡),并且这种模式容易被对手复制;

第三种模式,因属托管,无论是前期投入或是回报期,均有明显优势,而且医院托管模式正成为省钱高效的医疗服务模式。华润凤凰医疗便是该模式的集成者。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与某些医疗机构与公立医院合作为其提供营利性回报渠道的模式不同,华润凤凰医疗的托管模式,简单理解就是向自有或管理的非营利性医院提供发展资金,用于医院的硬件升级和人才学科建设,并通过“投资–运营–移交”参与公立医院体制机制改革,致力于通过管理提升公立医院运营效率,又称IOT模式,是指在不改变医院的所有权和非营利性的情况下,通过对医院进行投资,改善医院的医疗设施和诊疗服务水平,以实现医院的发展换取一定期限内的医院运营管理收入作为回报,达到政府、公立医院和托管方多方共赢。华润凤凰医疗的托管模式并不向公立医院提供营利性回报,这也是真正符合公立医院的非营利性公益属性的医院发展模式。

华润凤凰医疗通过“IOT”模式,获得了北京燕化医院管理权、北京市门头沟区中医医院、北京市门头沟区医院、北京市京煤集团总医院等医院的运营权,目前IOT医院增长到8家,运营床位数年均复合增速33.9%。

从华润凤凰医疗最新的2017中期年报来看,期内,该公司总营业额8.62亿人民币,供应链管理费收入便高达5138万人民币。而GPO与创新业务收入4.64亿人民币,占上半年收益的近半数。

社会办医政策缩紧 华润凤凰医疗迎最佳机会

托管模式如火如荼,9月26日,在中期利好的印证下,华润凤凰医疗还与山东滨州市中心医院开展了合作,按滨州市规划,华润凤凰医疗的进入是为了组成医联体并进一步整合滨州市及周边区域医疗机构。连医联体都需要借助该公司的托管模式,直接证明了该模式的对公立医院的作用。

综上所述,你还怀疑《草案》阻挡的了华润凤凰医疗的发展么?(田宇轩/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