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奥博资本王健:用LEAP选择团队,做生物医药的fast follower

专访丨奥博资本王健:用LEAP选择团队,做生物医药的fast follower

近几年来,随着人口老龄化和经济的增长,一致性评价、两票制等相关政策的加持,生物医疗领域内的创新发展开始向好。据IMS Health统计报告,2014年全球医药市场销售额达到1.1万亿美元,未来几年将保持5%~8%的符合增长率,这反映了全球医药市场强劲的整体增长趋势。

尽管各国政府均在控制医药费用的增长,但由于新药开发、人口结构变化及人们对健康预期的提高,药品市场的增长仍快于经济增长的速度。面对增长迅猛的生物医疗行业,奥博亚洲联合创始人王健认为,近三年来,中国的生物医疗行业正在经历着巨变。

尽管国内生物医疗行业正快速发展,但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很大差距,美国、欧盟、日本等发达国家地区持有94%以上的专利,其中美国占有世界近六成生物药专利,王健认为,基于国内市场,用LEAP判断团队,通过做fast follower来做强自身将会是该领域内创业者的一条出路。

▌目前中国生物医疗行业还是一个“婴儿”

根据IMS预测,从2016年到2020年五年之间,中国医药市场的整体增速在7%左右,预测根据是2018、2019年将有很多新产品上市,但是2019年之后因为很多产品的一致性评价面临过期,可能会对无论是外资企业还是本土企业都有新的挑战和格局的变化。

对于国内的生物医疗市场,王健认为之所以中国生物医疗领域市场规模巨大,主要源于国内病人数量体积庞大,有巨大的内需作为驱动。他认为,国内市场的发展阶段还处于婴儿阶段,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多不足,但成长速度将会远超“成人”。

面对国内市场,王健主要用三年作为节点来阐述三年间国内生物医疗市场的巨变。三年前的中国生物医疗市场主要以内需促成的市场规模大、成本低等方面作为其市场优势;此外,整体市场环境主要以没创新的同质化竞争为主,由于资金、技术、人才等多方面壁垒导致生物新药几乎被海外头部企业所垄断。

近三年,创业者日渐成熟、金融界对创新支持力度加大和政策的加持,使得国内生物医疗领域内的创新企业从以成本优势为主转向以创新为基础。据CFDA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发布的数据,2000年至2013年,我国生物产业销售收入从1686亿元增长到2154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1.65%。王健认为,尽管当前国内的创新还处于萌芽阶段,但正在快速地向好。

▌用LEAP标准判断创新企业

目前,珠三角地区市场经济体系日渐成熟,市场潜力巨大,围绕广州、深圳、珠海等重点城市形成了商业网络发达的生物医药产业集群。在生物医疗领域,面对快速增长的创新企业,资方在判断时往往根据各自不同定位等方面制定评判标准;但王建认为,在众多评判标准中稳定不变的部分可以用LEAP来总结。

他用L代表领导者(leadership),E代表执行力(execution),A代表应变能力(adaptive),P代表坚持(persistence)。

从领导力来看,王健用倒推的方式来盘点团队领导者的能力,他认为,团队整体是否达到相应水平就是证明领导者能力的关键参考维度;从执行力来看,需要具备一定的综合能力,主要表现在务实的判断、是否具备充分的能量等方面。

从应变能力来看,达尔文发现最容易胜出的往往不是看起来最强大的,而是最适应环境的。面对千变万化的市场、激烈的竞争,王健也持有相同观点,但他强调,适变能力不代表同质化竞争,企业在随着市场不断变化过程中不变的有三个方面:不断的现金流、独特的附加价值和满足市场需求但差异化的竞争路线。

最后从坚持上来看,他认为一方面是企业在遭遇风险和困难时的坚持,另一方面是创业者需要坚持自己对于市场独特的判断跟创意,并有将创意放置现实进行考验的勇气。

▌用“me too,me better”,做“fast follower”

针对国内生物医疗行业,当前的中国医疗资源仍是倒置的,呈现出头重脚轻的景象,一线城市、三甲医院聚拢了大部分优质医疗资源。随着国内的中产阶级正在崛起,二三线城市的市场增长速度将远超一线城市,因此王健认为,对于创新企业而言,在医疗领域内,二三线城市的机会更大。

据IMS数据显示,2014年全球药品市场规模约为9761亿美元,预计2019年增长至12249亿美元,其中仿制药将有1500亿美元左右的增幅,占药品市场增幅的60%。

因此,对于生物医疗领域内的创新企业,走“fast follower”策略,以“me too,me better”的方式或许是后起之秀的发展新路径;此外,王建认为,国内市场的成本优势虽比起从前已不明显,但依然存在,此外市场体量大、民族学习能力强是目前国内市场的主要优势,通过“me better”的方式进行竞争更适合当前中国的创新企业。

以新药研发为例,全球范围内的头部企业在前端产生的大量研发费用,新兴企业可以采取绕道而行的路径。王健表示,比起大型企业庞大笨重的体系,新兴企业需要利用好自身极具创造力的优势,通过仿制新药,并在原有基础上再加工、创新,以低成本换更高治疗新药,并以合理价格扩大量产的方式切入市场,将会是一个很大的商机。

2018年,新兴医药市场复合年均增长率将达到8%至11%,相比过去五年的13.6%增速趋缓。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随着医疗改革的深入,药品的需求不断增加,2018年中国医疗支出预计将达到1550至1850亿美元。

但就目前来看,在世界药品市场中,美国、欧洲、日本三大药品市场的份额仍超过了80%。从生物技术产业看,全球生物技术公司总数已达4362家,其中生物技术公司总数主要集中在欧美,占全球总数的76%,欧美公司的销售额占全球生物技术公司销售额的93%,而亚太地区的销售额仅占全球的3%左右。美国是生物技术产业的龙头,遥遥领先其他国家,其开发的产品和市场销售额均占全球70%以上。

但总体而言,目前我国生物医药产业尚未形成几家企业可以垄断市场的局面,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生物制药企业规模普遍较小,尚具备较大的发展潜力,随着企业发展壮大,未来行业内的并购和重组机会将逐渐显现。王健也认为,由于医疗领域的特殊性,未来整个行业内将会存在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局面。

面对国内生物医疗领域的未来发展,王健更加看好免疫癌症治疗、生物制品和与人类基因组相关领域,并表示希望能够投资支持10个国产新药,并在10年内于全球上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