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小松:如何迎接生物医疗领域的投资爆点?

近年来,生物医疗这一新兴的投资领域逐渐被人们关注,但作为科技行业,生物医疗的涉及面非常广,也非常复杂。对于什么是生物医疗,由于各国和组织的定义还存在分歧,所以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概念。如果综合各种理论中的共通之处,可以将现代生物医疗技术定义为以生命科学理论为基础,结合工程学、信息学等手段,开展研究和解决医学难点,进而为人类的繁衍与生存提供保障。

葛小松:如何迎接生物医疗领域的投资爆点?

一直以来,生物医疗的发展速度非常缓慢,也没有一个能引起世人注意的大突破。与现在高热的互联网领域相比,生物医疗的回报周期比较长,同时还要建立在行业整体的认知提升上。所以,我们很难看到类似苹果、谷歌这种生物医疗领域的巨头出现。

前段时长GIO华兴控股与《英才》杂志联合举办了“重科技崛起”论坛,按照我个人以及会上几位行业大佬的观点来看,生物医疗也属于重科技的范畴。如今,重科技的发展逐渐受到国家级社会的重视,生物医疗在这种背景下也得到了加快发展速度的机会。

现如今,整体的经济环境并不理想,但对于生物医疗来说这样的环境却没什么影响。由于生物医疗属于科技领域,在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才能通过自然淘汰筛选出符合市场需求的优质创业项目。对于投资者来说,可以用比平常更小的精力寻找到更合适的项目。生物医疗也是GIO华兴控股所关注的领域,因为在经济发展前景不明朗时,这种比较稳定的长远战略投资更加适合当前环境。

而且对于投资者来说,随着重科技领域的发展,大家都在寻找硬件行业的新拐点,生物医疗就是其中最好的选择之一。生物医疗带来的技术提升,以及全新的思维方式将可以应用于各个领域,形成产业之间的融合,甚至诞生新的领域。生物医学的发展,更是一种关于人类生命的探索,他将应用到医学、诊断、药物开发等各个方面,带来交叉学科的飞越。

另外,信息技术与工程技术经过多年发展已经相对成熟,各方面的应用技术也已完善,此时,需要一个新的载体来为其提供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对生物医药行业的从业者来说,这些来自不同领域的全新思维方式以及方法,也在过去十年内对行业起到了极大的提升作用。生物信息学的应用,更是已经深入到一线行业。未来,我们将可迎来交叉学科的黄金时代。

同时,按照目前人类社会的发展速度,医学的进步已相对滞后。例如癌症和艾滋病这两个困扰人类的大难题,在过去十几年来并没有什么显著的突破,这对于重视科技发展的人来社会来说多少有些尴尬。因此,在医学领域寻找新的突破已经势在必行,将来也会有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加入到这一领域的研究中。

葛小松:如何迎接生物医疗领域的投资爆点?

去年一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情咨文中提出“精准医学计划”,希望精准医学可以引领一个医学新时代。不光是美国,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都开始专注精准医疗这一概念,从而带动了大众对生物医疗的关注。在过去几年,美国股市生物合成类股票的表现也非常优秀,这得益于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及全社会对生物医疗给予的帮助。

因此,未来关于生物医疗的投资必将成为热门,甚至诞生行业巨头。但就目前中国的整体环境而言,涉足生物医疗领域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

必须承认,生物医疗的创新和发展源头还集中在美国,以斯坦佛和哈佛为辐射中心的加州及波士顿地区。对于中国的投资者来说,生物医疗的周期太长,技术要求太高,不太符合大多数人赚快钱的投资理念。

相比之下,美国的年轻创业者更加耐得住寂寞,他们能够踏踏实实地去做研究,也有很多企业去支持他们,他们把研究得来的数据当做未来的石油。但是在中国,很多企业还是靠的微创新、炒概念、做平台来寻找盈利突破口。说直白一点,就是想用最少的投入,获得最大的盈利。

葛小松:如何迎接生物医疗领域的投资爆点?

其实互联网等领域发展到现在,已经基本上进入了一个瓶颈期,依托于网络技术的各种应用已经开发殆尽,很难再有新的突破。而类似于生物医疗这样的关乎国家及人类未来的领域却无人问津。创业者所关注的方向,就是国家未来的发展方向,如今创业者对于科学与技术的冷淡,很有可能造成未来医疗发展的瓶颈,最终影响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竞争力。

对于投资者来说,生物医疗这个领域既是一个有良好前景的朝阳产业,但同时也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危险领域。

生物医疗市场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只要有新的产品或技术进入市场,就会引发激烈的竞争,再加上医疗领域本身市场就比较狭窄,很难把利润做起来。

所以很多企业把目光转向了医疗服务,这个领域对技术的要求很低,又符合投资者对赚快钱的要求,因此更容易聚集资本。但正是由于门槛低,大家都想要挤进来,最后的结果就是谁都赚不到钱。

重科技领域的产业有一个共通的特点,就是不可复制性。而医疗服务行业的模式大体相同,大家在同质化的环境下竞争,拼的就是钱,实际上与现在的网约车、网上订餐一样,都是在烧钱。而真正的生物医疗所关注的是技术突破,不会被复制,在市场中具有更强的竞争力。

但生物医疗的投资对于专业要求过高,没有工业、医学、生物科技背景的企业很难真正的融入其中,必须要有长时长的亲润,以及一个强大的核心团队。光靠几个博士带头,是很难触碰到这个领域的最深层的。

生物医疗在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从现在开始积累经验,是我们的首要任务。在市场的洗礼下,不合格的、投机取巧的公司将逐渐被淘汰,而真正关注技术发展的企业将笑到最后,成为引领新时代潮流的领航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