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闺蜜未婚先孕,我去找他男友评理,到他家却发现:他死了

好闺蜜未婚先孕,我去找他男友评理,到他家却发现:他死了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云川纵 | 禁止转载

1.诱惑

灯火通明的宴会厅,永远少不了醇香红酒与各色美人。缀满施华洛世奇水晶的长裙与灯盏交相辉映,一眼望去,俱是闪亮。

董家最出名的有两样,一是他们家生物制药公司;二是他们家风流好色的纨绔大少董彬。只是,不管与会人员对嘉宾董彬再不屑,也得扯开虚伪的笑,当面夸一声:“您可真是年轻有为!”至于哪方面“有为”,那可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

眼看宴会过半,客人们纷纷脱离主人的安排,自由行走交谈。若能趁机敲定某些合作,那真是极好的。

董彬刚刚喝了不少酒,这会儿有点口渴眼花,摇摇晃晃从长桌上取了杯冰镇苏打水。一口灌下肚,冰爽的气感直冲脑门,简直不能更棒。

董彬舒服地喟叹一声,眼神在瞥到窗边时,却愣住了。

金属镂花的拱形窗下,身着淡蓝舞裙的女孩子犹如月光下的精灵,纯净无瑕,唇边带着浅浅的笑。

董彬登时直了眼。他看得出,这女孩不是整容整出来的,亦不是化妆化出来的,而是她本身就精致得犹如瓷娃娃。

这可太合他胃口了!

他整了整衣服,尽量自然地走过去,跟女孩搭讪:“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女孩似是被他吓了一跳,勉强笑了下,就如受惊的小兔般,走开了。

她可真是有趣!董彬想,这么个名利场,居然还有这么单纯羞涩的女孩。

他不死心地又靠上去,暧昧地问她:“你是谁家的姑娘呀?”

女孩不搭理他,只是将纤细白嫩的手指搭在拱窗上,满怀期盼地向外望去。

董彬看了眼,窗外是个小花园,开满了各色蔷薇,在夜灯下带着神秘色泽。他玩味地笑笑,若是他没记错,小花园里应当还有个游泳池才对。

思及此,他放缓声音,装出善解人意的模样:“今晚的月光好,很适合赏花呢!花园里的蔷薇、木槿、绣球都很漂亮。哦,还有昙花。”

“昙花?”女孩子果然被诱惑到了,转过头来,双眼亮晶晶地问他,“今晚会开么?”

“十有八九。”董彬勾起唇角,笑容中藏了一丝得意。

“那我们快去吧!”女孩子雀跃不已,主动拉了他,打开通往后花园的门,跑了出去。

董彬盯着女孩掩在舞裙中的姣好身段,舔了舔嘴唇。

2.幻境

“昙花在哪里?”

“还得往前走……就在游泳池附近……”

树影婆娑的花园中,一男一女在鹅卵石小道上往来穿梭,轻声细语。

“咔嚓咔嚓!”

似是轮轴卡顿的声音自后面传来,欧式小亭上方,露出一只白森森的骨头爪子,从指尖到小臂,长约三十厘米。白骨爪子看着消失在小路尽头的董彬,努力竖起一根中指。

泳池上方不知何时起了薄薄的雾气,蓝色舞裙的女孩子轻灵地在雾中穿梭,笑声如银铃。董彬宠溺地任她将自己拉下水,向中心游去。湛蓝的池水没过胸口,董彬看着裙摆在湖面散开如蓝莲花的女孩,激动不已,冲她伸出了咸猪手……

女孩子“咯咯”娇笑着,骤然消失。周围雾气越来越重,泳池边际在无限拉远,只是周围依然有娇笑声传来。

只是转眼间,董彬竟已身处漫无边际的汪洋!

孤独孤寂,唯诡异笑声不绝于耳。

他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没命地往记忆中的岸边游去。然而,不管他怎么游,都到不了边。有时明明触摸到了边际,抬头却是白骨累累的孤岛,吓得他又赶紧松手,亡命逃窜。

而监控中,工作人员看到的却是董家大少一个人在泳池中游泳。

恐惧与酒精在急速消耗着董彬的体力,令他越来越提不起力气游动,他越游越慢,越游越慢……最终,慢慢沉入水中……

“不好!”转了一圈回来的工作人员终于发现了不对,急忙呼叫保安前去救援。

几分钟后,董彬被拖出泳池,却已经气若游丝。

这天晚上,董家大少因器官衰竭,抢救无效身亡。无数人弹冠相庆,无数人哀哭不绝,都已改变不了事实。

董家不敢置信辛苦养大的继承人就这么没了,报警、请私家侦探……该走的流程走了一波,但神奇的是,监控中自始至终都只有董彬一人自言自语,下水游泳。

官方的结论是,董彬疑似出现精神问题。

而小道消息则纷纷传播是董彬吸毒出现幻觉所致。

董彬这人,爱玩好色,但不赌不毒,董父再清楚不过,但他也不信没什么心理压力的儿子会出现精神问题。无奈之下,董父想到了专司解决疑难奇事的解忧当铺。

董父以前也是不信这些神神道道的东西,直到一位生意合作伙伴出现了极度嗜吃的症状,在解忧当铺得到解决,他这才对此半信半疑。

传闻解忧当铺主人毕岸睿智博学,不知活了多少岁月,可生死人肉白骨,诸般邪异之事在他看来只是寻常。

传闻毕岸什么都好,就是爱好古怪,居然在店中供奉了只白骨爪子做吉祥物。那只白骨爪子乍看只是比狮虎类猛兽的爪子大了一圈,但董父过去参观过,爪子会说话,且脾气不太好,又好美色,实在破坏店主人的形象。

3.疑云

“毕先生,前边就是泳池。”宴会厅的保安将穿黑色唐装长裤的当铺老板毕岸让进小花园,边带路边介绍,“这边一般是客人约会的地方。我们尊重客人的隐私,监控装得少些。”

小路上铺了一层碎叶子,显得有些荒凉,跟宴会厅的格调不太相符。

保安有些尴尬,解释:“出事后,有几位同行就辞职了。”说着惋惜地咂咂嘴,“花园的保洁辞职就算了,毕竟这里死过人,都害怕。可是宴会厅一个女侍应也跟着辞职!您说这隔着道门呢,宴会厅又是灯火通明的,人也多,有什么可怕的……”

毕岸路过小亭时,忽然脚下一顿,抬头望望头顶,摇摇头走了。

“就是这里了。”保安将毕岸带到泳池边,指着池水说,“自从那晚出了事,这边就封了。您慢慢看,有事叫我。”

毕岸笑着点点头,示意他忙自己的就好。

阳光下,池水粼粼,丝毫看不出曾死过人。

毕岸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不由皱了眉头。假如真是中邪,董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会有邪物胆大包天跑到宾客众多的宴会厅作祟?

他原路返回,走到小亭下方,看看四下无人,冲着上面招呼:“下来吧!”

“咔嚓咔嚓!”

白骨爪子迅速爬到顶部边缘,冲他比了个胜利的手势,一跃而下,正正扑进毕岸怀中。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毕岸急忙托住他,没好气地训斥,“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白骨爪子扬起掌心,委屈巴巴地辩解:“我就是隔着窗子看看美女,又不进去,怎么会被发现?”

“那现在呢?”毕岸翻了个白眼,这货说是当铺吉祥物,好运没招来,是非倒惹来不少,真是个祖宗!

白骨爪子顿时蔫了:“我也没想到会出人命案子,他们扯了安全线封地儿……”说着又讨好地笑,“这不你来了么?”

毕岸狠狠拍他一记:“祖宗,你可长点记性吧!幸亏董家找的是我,要是找了别人,你就等着变成骨头汤吧!”

毕岸从兜里掏出一只黑色手套,给白骨爪子戴上,这才挂着他出去。

4.死亡

毕岸调阅了那晚的监控,又问了白骨爪子。确实如工作人员所说,董彬身边自始至终都没有人,他却似是被什么迷住了,迷迷瞪瞪踏上了黄泉路。

毕岸切换监控,将董彬出厅前接触过的人和物挨个调出来放大。

十几杯红酒,都是随机拿的;遇到的人,面部表情也正常;直到董彬端起苏打水……

“嗯?”毕岸微一挑眉,忽然将他身侧四五米处的一个女侍应放大。

很普通的女青年,中规中矩穿着统一套裙,腰肢略臃肿,面黄有斑,属于那种扔到人群中就找不到的。神奇的是,她却生了一对极璀璨的眸子,平时看不出,但看董彬的时候,波光流转,生生将五分的面容提到了七分。

这个女侍应跟董彬始终隔着段距离,在监控中一直没有同框,但董彬去花园不久,她也跟着出去了。直到21:34,监控室发现董彬状态不对,紧急喊人,女侍应才转回宴会厅。

毕岸翻了翻花名册,女侍应名叫郑可,此前跟董彬并无交集。

这可就奇了怪了!难道还是暗恋?

毕岸决定去见见郑可。

郑可来这里已经三年了,平时勤勤恳恳,默默无闻,据说今年年底是要升领班的。现在出了人命案子,人心惶惶,估计也顾不得她了。

毕岸找到郑可的时候,她正跪在地上擦地板,发丝湿嗒嗒地贴在鬓边,有些狼狈。

“您请稍等,还有一点就干完了。”郑可谦卑地跟毕岸致歉,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毕岸有些奇怪:“这不该是保洁的工作么?”

郑可表情淡淡的:“负责这一块的保洁辞职了,总得有人干。”

等两人在休息室坐下来时,已经是半小时后了。

毕岸问她:“你对董彬有什么了解么?”

郑可手指无意识地蜷缩,飞快地摇头。

“可你那晚一直在看他。”毕岸一针见血地点出问题。

郑可咬着嘴唇,有些不安,好一会儿才低声道:“他……我一个朋友,跟他好……嗯,有了他的孩子,但,不敢开口。那晚,我本来是想告诉他的……”(原标题:《海蜃珠》,作者:云川纵。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公号: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