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营收500多万,亏损过亿,市值却近百亿!你最爱的生物制药行业,可能是个坑

年营收500多万,亏损过亿,市值却近百亿!你最爱的生物制药行业,可能是个坑

在挂牌制药公司里面,君实生物应该是最吃香的。

公开资料显示,君实生物成立于2012年12月,目前主要从事单克隆抗体新药的研发,于2015年8月登陆新三板。

君实生物成立以来,一直没有产品面世,营收渠道较为单一,主要通过技术服务收入支持在研项目的研发。但君实生物同时有十余款新药在研,随着新药陆续进入临床研究阶段,君实生物研发费用持续走高。

年营收500多万,亏损过亿,市值却近百亿!你最爱的生物制药行业,可能是个坑

可以看到,君实生物年营收规模保持在500万元左右,亏损幅度却在不断放大,但这并不妨碍资本对其的青睐。

自挂牌以来,君实生物在1年多的时长里进行了5次融资,共融资金额13.18亿,是目前新三板医药企业公司中融资最多的。

年营收500多万,亏损过亿,市值却近百亿!你最爱的生物制药行业,可能是个坑

尽管这些创新药项目都处于早期或者研发阶段,但挂牌新三板后都能在短时长内就融到了上亿资金,与此同时,君实生物市值也在水涨船高。截止2017年9月20日,君实生物总市值达92.39亿元,位列新三板市值排行榜第32名。

这业绩加上这市值也是无敌了。关键是,融到的钱还花不完,甚至拿出好几个亿去做投资理财。

当然了,投资机构也不是慈善机构,正是看中了创新药高毛利的属性。一款成功的新药,就是一台印钞机,有媒体形容创新药是“一个比贩毒还要暴利的行业”。

然而,君实生物只是冰山一角。

就目前来看,东方略、仁会生物、天阶生物、诺思兰德等创新药公司已经挂牌新三板,并纷纷在挂牌后直接做市,成为中小投资者也可触及的投资标的。顺带一提,仁会生物在资本市场的疯狂程度也让人侧目,曾造就了营收为0却坐拥70亿市值的奇景。

但是,在资本狂欢的背后,风险因素也需引起重视。

君实生物预计,其重磅品种潜在中国市场整体规模将超过540亿元,到2025年时,仅凭用于治疗肿瘤、血脂高、类风湿等疾病的4种重磅药品,营收规模就可达117亿元,最高时有望达到172亿元。

一般来说,生物制药的产业链条比较长,从立项到药物生产上市一般需要8-10年的时长,而君实生物 PD-1抗体2015年12月24日才获批进入临床。根据财报,现有营收能力远不能满足后续的高研发投入,可能未来几年还将面临巨额的亏损。且严重依赖外来融资,要支撑高额的研发费用,保障资金链不断裂,募资能力必须跟得上产品的研发速度。

根据行业数据,创新药三期临床阶段的费用至少要占到新药研发费用的一半以上,一旦三期临床通过,基本上都能拿到上市许可,最终能拿到上市许可的概率在80%以上。不过君实生物在研创新药大部分仍处于一期、二期临床阶段,仍存在药品研发失败或无法如期上市的可能性。

暴利的背后,是极高的风险和对于投资者极高的专业要求。药品研发历来是高投资、高风险的长线行业,而要给还在研发阶段的新药估值,是一件极为最困难的问题。所有投资品类中最专业的最复杂的品类便是创新药。投资者们围绕一款连上市与否都存疑的新药下注,赢了便功成名就,输了则血本无归。

前车之鉴并不遥远,比如,重庆啤酒黑天鹅事件。

在A股市场,重庆啤酒曾因持续炒作13年的乙肝疫苗项目名噪一时,曾是包括公募基金等一众投资者热逐的标的,并创下83.12元的历史高价。随着疫苗梦的破灭,重庆啤酒在2011年底复牌后的11个交易日里遭遇10跌停,市值蒸发250亿,跌幅近8成,重啤自己也被嘉士伯啤酒收购。投资机构损失惨重,重仓重庆啤酒的大成基金遭遇百亿赎回,损失了25亿元的市值。

A股市场形容投资失利后极度痛苦与绝望的心情的“关灯吃面”一词,就是当时因重啤疫苗黑天鹅事件而来。至于有多少普通投资者把全部身家搭在了重啤的疫苗梦里,已经成了一个谜。

在生物制药行业的诱惑下,多数投资者成了“赌徒”。来看几组数据:

1、新三板生物制药企业的股东人数众多,且前十大股东占比平均仅为70%左右,股权较分散。

2、以换手率为维度,多数生物制药企业平均周换手率高于新三板整体水平,尤其君实生物的周换手率高达1.76%。

年营收500多万,亏损过亿,市值却近百亿!你最爱的生物制药行业,可能是个坑

也就是说,生物制药企业不仅备受资本大佬青睐,在二级市场也受到了追捧,流动性非常好。

但需要补充的是,一旦创新药研发失败,是大部分中小投资者所无法承受的,有重啤黑天鹅的前车之鉴,企业信用崩盘引起挤兑潮,资金出逃导致其他生物制药企业无法融资资金链断裂,都是可能发生的事情。

对于处于投资者数目尚且不多,稳步成长的新三板来说,黑天鹅事件一旦发生,必将极大影响投资者尤其是新投资者对新三板健康发展的信心,也会对监管层、投资机构对市场风险的判断造成影响,可能对新三板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作为全球创新药研发中心,美国的经验或许值得借鉴。美国证券市场允许亏损企业挂牌,生物医药研发公司早期阶段就可以上市,资本市场贯穿整个医药研发过程,把新药研发过程的风险和收益切成不同的阶段,每个阶段的投资人随时可以溢价退出。

目前在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的176家医药类公司中,有126家处于亏损阶段,这些公司正在研发的新药有几百款。正是依靠这个机制,过去几十年中,大多数重要的新药都从美国诞生。

毋庸置疑,发达的资本市场是创新药企业能够生存发展的基础。但对于如何防止黑天鹅事件再次发生,如何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监管层还需要做的更多。最后,富姐想说,投资做药有风险,入市需谨慎。一旦入坑,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