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兰教授:《大脑与人生:造命者天,立命者我》(一)

洪兰教授:《大脑与人生:造命者天,立命者我》(一)

编注

洪兰教授,是台湾中央大学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前所长、台北医学大学讲座教授、心理学博士。在研究讲学之余,洪教授还致力科普书籍的译作,曾翻译了二十多本生物科技以及心理学方面的好书。近年来更是有感于教育是国家的根本,而阅读是教育的根本,致力于阅读习惯的推广。

本文为洪兰教授于2017年9月29日,在南怀瑾学术研究会主办的“认知生命——第五届太湖国学讲坛暨南怀瑾先生逝世五周年纪念会“上的学术报告文字记录,经作者审定并授权发表。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脑与人生:造命者天,立命者我》(一)

洪兰教授

各位好,今天很荣幸来分享主题“造命者天,立命者我”,看看大脑的机制是如何运作的。

我相信各位做老师的一定有学生来跟你讲:“老师,他害我生气,他害我怎样……”,我们跟学生说:“没有人害你,是你害你自己,因为你的大脑是操纵在你的手上。”那么我先跟各位看一下,我们每个人都有这四个脑叶——前脑、顶叶、颞叶、枕叶还有小脑。

洪兰教授:《大脑与人生:造命者天,立命者我》(一)

这里面,黄色的前脑是最重要的,叫做总裁脑。我们的计划策略,情绪控制,都是前脑;前脑受伤,人格会改变。各位知道在家里有帕金森症的人或者是阿尔兹海默症的人,照顾他,给他吃,给他喝,不是最辛苦的,辛苦的地方是在于他的人格改变,外表是他、声音是他,里面住的人不是他了,所以前脑非常重要的。

那么这边是我们的听觉皮质(蓝色-颞叶),也是不能够受伤,因为人有沟通的需求。我们大部分人是不会手语的,而且中文的特点是不能独存,因为中文是声调语言,四声不在嘴型上。各位可以看我的嘴巴,“爸爸看报纸吃包子”,这个“报纸”和“包子”是同一个嘴型,所以如果你四声抓不准,人家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所以听力是很重要的。

另外,眼睛在前面,这边绿色的是视觉皮质后脑(枕叶)。眼睛是好的,这里坏了,那你也看不见了。所以大脑是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受伤的。

那么我今天想让各位看呢,就是在我念书时候的生物教条,现在已经推翻了。过去说,大脑定型了就不能改变,神经细胞死了不能再生。跟各位讲,现在这个都推翻了。我们在大脑里看到,大脑是一直不停地因为外界的需求,改变里面的神经分配,然后大脑管记忆的区域海马回会神经再生。

洪兰教授:《大脑与人生:造命者天,立命者我》(一)

所以各位看这个橘色的,形状像海马的,这里叫做海马回,是管记忆的地方。海马回坏掉,会有失忆症、阿尔兹海默症。和各位分享一下,阿尔兹海默症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子。我们实验室只要贴广告,征求65岁的人来实验室做记忆的实验,电话都打到爆掉,老人家说:“我也不要你500块钱的车马费,你半夜叫我来我也来,我只求你帮我扫描一下,看我有没有阿尔兹海默症。”那我们就跟他说:“你为什么这么担心呢?”他说:“老师你不知道,我昨天把绿豆汤烧成绿豆干,忘了关火。”这个不是阿尔兹海默症。各位知道,我们这种记忆叫做episodic memory,是同质性的干扰。你每天做同样的事情,年纪越大经验越多,就像白板变花了,看不清楚了。像各位这么年轻,你没有阿尔兹海默症,你也没有失忆症,请问你有没有下了课、下了班走出去,找不到你的汽车、找不到你的摩托车?这个叫同质性的干扰。如果各位不相信的话,我请问你三天前的早饭吃了什么?你有吃早饭吧,可是三天前吃什么就忘掉了,因为每天都吃饭,这叫同质性的干扰,这不是阿尔兹海默症。

那么,阿尔兹海默症是什么?比如在这个市场买菜买了60年,走出去,找不到路回家了;跟你先生结婚50年,看到他不认得了,这个才是阿尔兹海默症。因为自己吓自己会吓出病的,所以大脑很多东西要知道一点的。那么海马回的横切面是这块叫做Dendate gyrus,齿状回,那个新长出来的神经细胞从这边移到它要的地方去。

洪兰教授:《大脑与人生:造命者天,立命者我》(一)

有个89岁的老人家,这个老人家有鼻咽癌,治疗他的时候需要打放射性的水去追踪癌细胞的扩散。这个水注射下去的三天,老人家过世了。请他的家属把大脑捐献来做解剖,我们就看到在齿轮回的地方,这个神经细胞是发亮的,表示它是注射了放射性的水以后,才出生的新的神经细胞。所以1998年的实验在医学上非常重要,就推翻了在1906年得过诺贝尔奖的神经学祖师爷卡哈(Ramon y Cajal)在1913年的时候说:“大脑定型以后不能改变,神经细胞死了不能再生”的话。

但这个理论最重要的还是在教育上,我们看到“没有输在起跑点”这句话,这句话是个广告词,是没有任何实验证据。各位知道中国有一句话叫“大器晚成”,现在你会,我还不会,可等到我会了,做得跟你一样好,还说不定比你更好。爱迪生、爱因斯坦、王阳明都是大器晚成的人,各位知道,王阳明到五岁才会说话的。我们的人生是一场马拉松,我们要孩子走到终点的,没有输在起跑点这句话。所以我们说“成功的人是赢在转折点,不是赢在起跑点。”各位出了社会可能都体会到这件事了。另外在大脑里看到,大脑是跟环境互动的产物,没有“三岁定终身”,不要叫你的孩子去抓周,那个没有用的。

洪兰教授:《大脑与人生:造命者天,立命者我》(一)

各位看,大脑如果这样子切的,这块就是我们的运动皮质区。我们身体里面,凡是会动的地方,在这里有表征,包括舌头、下巴、嘴唇、手、身体然后这边是脚,各位注意,图上的手就跟外面一模一样的排列——大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拇指,所以你看这是猴子的五个手指头,上面是运动皮质区,管手的地方。

洪兰教授:《大脑与人生:造命者天,立命者我》(一)

图中的1就是管大拇指,2就是管食指,3就是管中指。通通找到地方以后,把它的中指的脑区切掉,过了三个月以后你来找第三个指的地方已经被图2、图4瓜分掉了。图2的脑区本来这么小,变得这么大,图4的脑区本来这么小,变得这么大。大脑是用进废退,你不用别人马上拿来用,有的电影说“你只开发了人的10%大脑”,那是不对的。大脑的资源是不够的,你不用别人马上拿来用,没有潜能开发这回事。

所以请问各位,五个指头里面哪个指头比较灵活?是食指,因为食指占的地方最大。也就是说,你要用的多它占的地方就大,因为神经比较多,所以它就会比较灵活。那么小拇指很小,哪一个行业的人,他的小拇指跟食指一样大?对,音乐家、钢琴家、小提琴家。这个实验是在德国做的,做柏林爱乐交响乐的十二个小提琴家,在核磁共振里面扫描他们的大脑,发现他们因为右手拉弓,左手按弦,左手的小拇指跟食指一样大的,所以大脑会一直因为外界的需求而改变,而且这个改变很快。

洪兰教授:《大脑与人生:造命者天,立命者我》(一)

猴子的手(图1、2、3、4、5),找到相应的脑区,然后把3、4指的皮缝起来,使它动作同步。过了三个月,把线拆掉,送去照,结果指3和指4跟着动了。就是对大脑来讲,你们两个都同步发射了三个月,你们显然是同一个东西,现在线拆掉,来不及了,猴子就只有四个指头了,不是五个指头了。这就是大脑一直不停地因为外界需求而在改变。

(待续)

洪兰教授:《大脑与人生:造命者天,立命者我》(一)

南怀瑾学术研究会

南怀瑾先生的生平、事迹与学术研究

长期征文及史料 邮箱:ws@nanss.org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本信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