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江生物商品资产化 设备金额与采购数据谁在说谎?

红刊财经 王宗耀

2017年以来,有多家生产体外诊断产品的公司得以成功上市,如4月份的凯普生物和透景生命,8月份的艾德生物等,他们的成功进一步加速了其它体外诊断公司的上市步伐,而这其中就包括了上海之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之江生物”)。

11月10日,作为一家生产应用实时荧光定量PCR技术的分子诊断试剂的公司的之江生物发布了首发招股书,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从其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来看,公司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增长稳定,2014年至2017年1~6月期间,营业收入分别达到1.01亿元、1.27亿元、1.57亿元和0.84亿元,然而就营收的稳步增长同时,应收账款也出现了大幅增长。报告期内,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达到了41.15%、54.85%、53.99%和100.97%。从经营角度讲,持续大幅增长的应收账款不仅给企业带来资金使用率的下滑,同时也加大了公司回款压力和提升了坏账风险。更重要的是,招股说明书中所暴露出的一些让人难以理解之处,无不拷问着公司财务数据的真实性。

之江生物商品资产化 设备金额与采购数据谁在说谎?

商品OR资产?

在招股说明书中,之江生物表示:“根据行业惯例,公司在销售试剂产品的同时,根据不同客户需求,在销售试剂的基础上向客户出借配套仪器使用。通过试剂和配套仪器的一体化,公司可以有效保证检测结果的准确性和稳定性。”如此描述似乎表明公司的配套仪器并不是用于销售,而是为了便于销售产品“出借”给客户使用的。不过,在招股书的另一章节中,之江生物又表示,报告期各期末,存货中库存商品的余额分别为1474.43万元、3085.68万元、553.76万元和784.76万元。其中,2015年末库存商品金额较2014年末增加了1611.25万元,增幅109.28%,其主要原因为2015年下半年新入库的78台Autrax全自动核酸提取工作站设备(价值2427.99万元)尚未销售或对外出借;2016年末库存商品金额较2015末减少2531.92万元,主要原因为公司当期将合计83台预计未来对外出借的Autrax全自动核酸提取工作站设备转入固定资产。

同样是Autrax全自动核酸提取工作站设备,在2015年时,公司将其放在存货之中,而到了2016年却又转成了固定资产,原因是“预计未来对外出借”,如此的表述是值得商榷的,因为就拿2015年来说,其既然将Autrax全自动核酸提取工作站设备计入存货,也就说明了公司将该设备视作产品来销售的,可从公司披露的主营业务成本情况看,在2015年的主营业务成本中却又没有考虑到Autrax全自动核酸提取工作站设备的相关成本。

2015年,之江生物向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为4323.61万元,占公司采购总额比例的73.99%,由此可推算出公司在2015年的采购总额应为5843.51万元。从招股书介绍来看,此处的采购总额包括了原材料、仪器设备及其部件、配件等。

根据之江生物披露的主要原材料采购情况,2015年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为1162.19万元,占采购总额比例的84.34%,即由此可推算出2015年原材料采购总额应为1377.98万元,需要注意的是,此处的采购总额仅包含试剂原材料采购金额,并不包含医疗设备及其部件、配件等。因此,在扣除原材料采购金额后,当年仪器设备及其部件、配件的采购金额应该有4400多万元,如扣除当年库存商品中2917.37万元的设备类产品,则当年的销售设备产品价值应该在1500万元左右。

之江生物商品资产化 设备金额与采购数据谁在说谎?

然而根据公司披露的主营业务成本(2015年主营业务成本包括三项),直接材料为1396.90万元,直接人工313.46万元,制造费用为449.15万元,从金额大小来看,很显然这里的直接材料只是销售试剂产品的材料成本,应该是未包含公司采购的Autrax全自动核酸提取工作站设备成本,否则这里的直接材料金额也太少了点。然而如此一来令人奇怪的是,既然公司将Autrax全自动核酸提取工作站设备当做产品计入存货,可为什么却对销售出去的部分又不计入成本呢?

到了2016年,之江生物又凭借“预计未来对外出借”的理由,将数千万元本来是当做产品而计入存货的Autrax全自动核酸提取工作站设备转入到固定资产,如此做法的好处在于可以将产品资产化,本来要计入主营业务成本的采购,摇身一变成了企业资产,使得企业成本得以大幅下降,利润被变相“增肥”。

退一步讲,既然按照“行业惯例”,这些设备不是用来销售,那么按理说从采购时就应该被当做资产来计算,是没理由被计入存货的,可《红周刊》记者却发现,在该公司库存商品中,却一直有“设备”一项的存在。报告期内,“设备”项金额分别为1248.20万元、2917.37万元、202.04万元和482.45万元,也就是说,该公司依然将部分设备当做产品来算。那么这些“设备”和其转为资产的“设备”之间又该如何界定呢?这些“设备”到底算是固定资产,还是存货呢?对此,之江生物的招股说明书中并未有相关说明。如此一来,也就让人怀疑,该公司是否有通过对设备项的调整来虚增利润的行为?

之江生物商品资产化 设备金额与采购数据谁在说谎?

设备金额与采购数据谁在说谎?

正是由于这“变幻莫测”的设备,让之江生物的固定资产数据也显得不那么靠谱。就拿2016年来说,之江生物当年期末的固定资产账面原值金额为17215.76万元,而期初账面原值则为13116.50万元,即当年固定资产账面原值新增了4099.26万元。由于当年公司房屋及建筑物有434.02万元的减少,从其固定资产构成情况来看,当年新增部分主要是机器设备和电子设备及其他的新增所致,即当年机器设备和电子设备及其他账面原值的新增金额实际上为4533.28万元。

另外,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内容,2016年之江生物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为3076.22万元,占采购总额的61.28%,由此可推算出当年的采购总额为5019.94万元。根据之江生物前五大供应商采购表后的批注解释,这里的采购总额不但包含了原材料采购,还包含仪器设备及其部件、配件等采购,由于当年该公司机器设备和电子设备及其他账面原值新增了4533.28万元,这意味着该公司这部分新增金额应该包含在采购总额之内,因此可进一步推算出,公司的采购总额在扣除这4533.28万元机器设备和电子设备的采购后,原材料的采购金额应该不超过486.66万元,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

根据之江生物披露的主要原材料的采购情况介绍,该公司试剂产品使用的原材料包括诊断酶、引物、探针、dNTP等生物制品,高纯度氯化钠、氯化钾、无水乙醇等精细化学品,内外包材、耗材等。2016年其采购的诊断酶、引物、探针、dNTP等生物制品的采购金额为1892.58万元,占试剂原材料采购金额的89.19%,由此推算出当年之江生物所采购的试剂原材料总额为2121.96万元。显然,这一金额是远远超过前文推算出的486.66万元理论金额的,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从成本角度考虑,486.66万元的原材料采购显然是不够的,假设其披露的试剂原材料采购金额无误的话,那问题就应该出现在固定资产核算上面,如果其披露的2016年机器设备和电子设备及其他账面原值金额过高,导致当年这两项新增值偏高,自然会使得核算出的原材料采购金额偏低。而如此一来也就让人质疑之江生物很可能在其忽而计做存货,忽而又转为固定资产的那些有借无还的“设备”上动了手脚,否则该如何解释难以匹配的采购数据呢?

实际上,就其披露的原材料采购金额本身来讲,也存在很大疑点的。以2014年来说,根据公司披露的主要原材料的采购数据,当年采购的诊断酶、引物、探针、dNTP等生物制品合计金额为826.10万元,占原材料采购金额的85.60%,由此推算出原材料采购金额应该为965.07万元。然而根据招股书披露的2014年前五大供应商采购情况,公司向第二大供应商英潍捷基(上海)贸易有限公司、Applied Biosystems、Life Technologies三家同一控制下的公司合计采购原材料428.77万元,向第三大供应商杭州维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采购原材料351.46万元,向第五大供应商ENZYMATICS采购原材料289.46万元,也就是说,在2014年仅向第二大供应商、第三大供应商和第五大供应商采购的原材料金额合计就高达1069.69万元,显然这一金额已经超过了按照公司披露数据核算出的965.07万元的材料采购总额数据。

要知道,之江生物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的金额只占其当年采购总额(包含设备部件、仪器设备等)的69.17%,因此除了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原材料外,之江生物应该还有向五大供应商以外的其他供应商也有原材料的采购,也就是说,按照其披露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及占比情况核算出的当年的原材料采购总额,竟然是与其披露的向供应商采购的原材料金额无法匹配,这是非常令人奇怪的。

欢迎关注红刊财经微信号(hkcj2016)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